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开始的时候,是指尖碰到她的手掌,凉凉的,感觉到些微的颤抖;再度碰到的时候,她并没有缩手。

圆满的结局应该都是这样的:从起初的牵手到末了的牵手,经过一些折腾的时候,从恋爱的牵手到终生的执手,一旦牵了手就分不了手,双手合十,创造一个圆满的宇宙,十指紧扣,丝毫都没有缺口;分手是万不得已的松手,断掌般的难过,人已经远离,手心一生都留着她的余温,拭之不去的回忆。

这是可以想象的,小时候,妈妈的大手时常牵着我的小手,她的手也会轻轻地颤抖,开始的时候怕我跌倒,后来怕我走失,更后来怕我牵错了手;儿子的长大是不得不的事,时候到了就不得不走,走了之后瞬间手就空了,空手是灵魂的流浪,从此以后,就不断地在寻求,寻找一只可以紧紧握住的小手;在追寻的过程中,却忘记了那一只又软又温的,始终都在张开等着我的,那妈妈的手,一生一世都不会放手。

成人之后,从一只手牵到另外一只手,所牵的,也都不是母亲的手,牵到后来,都不得不放手;从开始的紧握到后来的松手,最后碰到她的指尖犹如触电,受伤之后,再也没有牵手的勇敢。

或许一直都在寻找那只完美的手:高中的时候和同学一块出去郊游,男女围着一圈跳土风舞,除了妈妈之外,那是一生首度的牵手,女生的手很小,软得像棉花一样,凉凉的,像一把雪,一牵手就融化了;女孩子名字我并不知道,但是那牵手的感觉一生都没有忘怀。忘不了呢,因为那是一只完美的手,是小时候母亲把我紧紧握住的,一旦牵手就永远不会分手的,那一只永远就不会伤害我的手。

那一次,我飞了千万哩回家,我坐在她的病床边,最后握了一次母亲的手,那时候她的手变硬了,牵了我几十年的手结了厚厚的茧,再怎么磨也磨不平爱;那个时候她的手指也没力了,再也握不紧爱不下去了,那是她一生中首度对我的松手,感觉上,那是一个最伤心的分手,比过去所有的分手加起来还要更难过。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千年前诗经《邶风》的感叹,似乎成了常被引用的经典,因为这诉尽了我们心中最深的渴望,最达不到的圆满。「执子之手,」从开始的牵手到后来的分手,分分合合中我们不断地受到创伤,不是伤人就是挨伤,一向都是为了找寻那一只手,那一只「与子偕老」的手,那一只《诗篇所说的:「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他怜悯我们。」或许吧,我们牵了一辈子的手,从被牵到牵人、从牵手到分手、从母亲牵到女友、从女朋牵到妻子、最后牵着孩子的小手,遗憾的是,不论牵得多么紧爱得多么深,最后都得缓缓地松手,不得不地放手,最后还是牵肠挂肚地分手。

跟我们一样,使徒多马的一生也曾牵过无数的手,从牵手到被牵,从合手到分手,从伤人到挨伤,这个时候他再也无力相信,有一双手曾经为他受伤过,被钉子穿过柔软的掌心,那粉身碎骨的痛楚;「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主耶稣对疑惑的人说,也对那些不敢再牵手的人说,不要疑惑不要怕,再牵一次再爱一回,那钉㾗的手永远不会放手,也永远不会有分手的时候。

原来我一生寻寻觅觅的,就是那一双手。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