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其实也没有所谓的学,有样看样罢了。况且乡下人游泳都没有正确的姿势,游水并不是为了娱乐或健身,为了求生而已。

爸爸是捕鱼的,听说还是村子里的游泳健将呢。不过印象中他从来也没有教过我游泳。至于自己怎么学会的我也不知道,也不晓得游的是什么式,只要不会沉下去就是学会了。到后来我才清楚,原来游的是所谓的「狗爬式,」那是善泳的人告诉我的。长大以后,人家问我会不会游泳,我只是支吾其词,再也不敢说会了。

当时学游泳的地方也不是什么游泳池,是我家农田旁边的一条小河。当时台湾乡村没有环境污染,河水还算清澈,雨季的时候河水上涨,夏日炎炎,正是游泳的好时光;我们光着屁股跳进河里,也不先探测一下河水的深浅,更不清楚急湍的力量,还好河流并不宽,只要手脚并用,一下子就可以游到岸边,虽然仅是狗爬式,用来保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若干年后,当时我们住在洛杉矶,西好莱坞日落大道的边边,街友喜欢流浪的地点。我们穷,但是孩子还是要学游泳,只好送到小区的游泳池免费受科班的训练,至少他们不用再游狗爬式,丢人现眼。因为人游泳并不在浴室,大庭广众之下没有隐私,身材不好游技欠佳的人都不敢在游泳池出现,我不想让孩子以后丢脸。那年夏天之后,孩子游起来就有模有样式样齐全了,或许这也是养儿育女的青出于蓝吧。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的狗爬式,竟然可以从台湾乡间的小河越过浩瀚的太平洋,游到彼岸的好莱坞日落大道,甚至还会有让小孩子正式学游泳的奢侈。

寒门出身,「细汉欠裁培」绝对不是一个借口,从小到大,无论学术或运动都是自学,只能在厨房打杂,一直都有上不了厅堂的遗憾;狗爬式在小河游泳还行,到公共游泳池就拿不出去了、网球打打墙壁还不怕被人看到,一旦上场就见真章了、篮球更是不敢左手上篮,就是这样害羞地自觉,我的一辈子似乎都在躲躲藏藏,就怕别人看到我的真相,甚至一个混到的博士学位也不敢挂在墙上,因为母校的排名并不怎么样,人家一看就一目了然。

毕业之后,孩子在华尔街工作,那是一个最重视身分背景的地方,常春藤无孔不入,人人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他「德州农机大学」的学位拿不出去;活着,他好像也有所隐藏,东西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虽然隔着广阔的时空,父子还有同病相怜的遗憾,都有狗爬式的感伤。搬回德州之后,他把儿子送到私人游泳池学游泳,由一个看起来像是贵妇人的教练亲自调教,目的就是要把家族传统狗爬式的痕迹完全洗掉,免得日后让人讥笑,那种当初爷爷不会也装会的丢脸。

大学生,那年夏天我们去露营,扎营之后,我立刻不自量力的跳进小溪游泳,果真「小小的姿势(知识)是一件危险的事,」估计我的狗爬式可以游到溪水中间的大石头,却未料到石头长满了青苔,根本就爬不上去,正在做垂死挣扎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把我拉上去,那是我生平距离死亡最接近的一刻,从此对神的救赎和恩典有了更深的体会。只会游狗爬式的人更需要神的恩典,若没有祂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也不会有拯救的故事可以讲。

狗爬式其实跟自由式非常接近,只差一个学习换气而已。不知怎的,我倒也没有太大学习的动机,或许是刻意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个软弱的印记,提醒自己出身的寒微以及神伟大的救赎,让我时刻记取主当年的拯救,以及祂让我生命存活的目的。不过狗爬式也让我经常想起家乡的小河,以及赤身游泳的天真,那种不怕人笑的坦然;可不是吗?在伊甸园中也有四条河:「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道。」想必河水可用来滋润果园,也可以用来游泳,如果我的想象力不错,跟我一样,亚当和夏娃游的可能是正宗的狗爬式,或许那是人类游泳的原始。

这时我突然发现,为什么游狗爬会让我觉得羞耻,或许那也是起初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树叶子遮羞的原因。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