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记得学会骑自行车是上初中的时候,脚踏车是为大人设计的,可以用来载货,也可以载人。对从小营养不良瘦弱的小孩,是苯重了些。

至于到底如何学会了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别人怎么学,我就有样看样。乡村小孩学骑自行车的方法很奇怪:首先双手握着把手,然后右脚从直杠下面穿到车子另一边,双脚都在踏板上开始学习保持平衡,然后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骑,过了一阵子突然就学会了。学会骑脚踏车,爸爸妈妈或许也都不知道,对他们来说,骑自行车并非奢侈的事情,而是生活的必须,爸妈对我的成就似乎没有什么感动,也没有在车子背后为我喝采。

自己孩子怎么学会骑车我倒是记得一清二楚,在脑海里有如录像一般,随时都可以播放:他们学骑自行车的时候年岁比我小得很多,并且车子是为小孩子设计的,开始学骑时自行车有四个轮子,前后左右都有,学会之后就把「训练轮」的拿掉,由四轮变成两轮。记得训练轮拿掉之后,他们在前面骑得飞快,爸妈提心吊胆地在后面追,就怕他们不小心跌倒。

当时,从农村骑车到小镇上学大约有半个钟头的车程,海峡风大,记得上学是顺风,放学是逆风,两者都很费力;顺风的时候有时候会剎车不及,有一次甚至撞到一个菜摊子,受伤之余还得频频道歉,尴尬极了。这事回家之后也没有跟爸妈说,想必说了也无济于事,只会遭到一顿骂而已。乡下人养孩子,只要能活下去就行,小小的皮肉之伤根本不需父母大惊小怪地呵护,小孩子命大,反正不论大伤小伤,最后都会自己好起来。

自己儿女成长的过程当中,骑自行车是没有目的的玩乐,如果稍微有一点刮伤就飞奔到妈妈身旁,大喊我有一个 boo boo!母亲在惊吓之余赶快做紧急卫生处理,因为孩子每次受伤破皮都有破伤风的可能性;我们的养儿育女似乎都是这样,总是越爱越受惊,孩子嘛,有人在爱伤就越多,很多受伤其实都是小题大作,为要获得一些关心和抚摸而已,如果每逢受伤都没有人理,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也许父母亲对儿女的爱也都是因时制宜,爱起来也都是身不由己,尽力而为的事情而已。小时后,爸妈爱我的写照是爱莫能助,心有余而力不足;至于我们对儿女的爱一直都是尽其所能爱就能助,有爱的意志就有爱的方法,仅管如此,两者最后的结局还是类似,始终都是力不从心,爱的旅程总有碰到瓶颈的时候,就那么不知所措的进退两难。

养育子女的原则一向就是《诗篇》所说的:「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或说抚养儿女迟早都要把他们「放逐,」我们无法保护他们一辈子,到了某个程度就要任凭他们被世界宰割,受伤也是必然;爱的本质就是学习放手,这个「离弃」也是万不得已的事,为人父母的目的就是要使本身再也不被儿女所需,凭着信心接受「耶和华必收留我」的应许。

布克纳是名作家,也是个被按立的牧师,他有两个女儿,当中一个得了厌食症,骨瘦如柴性命垂危,需要住院治疗。这时布克纳心焦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夜半开车到附近的小镇乱轉,最后停在一个黑暗的小巷,绝望地向神呼喊,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一部车停在前面,挂在车后的牌照竟然是「信靠(TRUST),」这时他心中得到莫大的安慰,觉得神在对他说话,至于女儿的病痛,除了信靠之外没有其他办法。到后来他才发现那个车主原来是当地信托银行的老板,知道这件事以后,他把车牌拆下送给布克纳,作为他一生重要的提醒。

年纪大了,我再也不骑自行车了;如今孩子也都成人了,再也不骑自行车到处玩乐,因为工作的关系,倒是经常在天空飞翔,遗憾的是我也不能追着飞机跑,只有举目望天不住地为他们祷告,以及每次收到「平安降落」短讯之后的感恩。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