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我说话不爱打草稿,活着是创作,不喜欢这样画地自限;我没有小说家的细致和远见,只有诗人的短视与茫然。生命并非依样画葫芦,是用文字去找路,我一向不爱照本宣科。

「要先作大纲,再写本文,」作文老师严格地交待。对他而言,创作是按图找路;至于我,是按路找图。莫非创作也是信心的冒险,是《创世记》对创作者亚伯拉罕贴切的描述:「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

因此,我总是先把文章写成,然后在从文中找大纲缴出去。对作文老师来说,这样做是本末倒置的事;对我而言,他是舍本逐末。这是一个罗曼蒂克的旅程,爱上了之后再找理由,不是找理由去爱上;爱的原因总是在回顾中才看得到,恋爱中的男女很少反省,爱情的创作是信心的投入,本质上是往前看,左顾右盼就是起了二心,一旦开始回顾爱就结束了,爱上了就是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神学家说:「我们信为了理解,并不是理解了以后再信;」爱的过程始终都是一种信心,这是「他们立刻舍了船,别了父亲,跟从了耶稣」的事情,像是创作,从此就跟着笔走,就是走得弯弯曲曲也不懊悔,信心的道路不见得那么笔直,尽管如此,「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不是吗?创作的道路也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家,一直都在前面,摇笔杆像摇桨,不断地寻找回家的路途。

英国浪漫主义的鼻祖渥滋华斯曾经写道,这也成为浪漫派诗歌经典的定义:「诗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溢出:源自平静中对感情的回顾(Poetry is the spontaneous overflow of powerful feelings: it takes its origin from emotion recollected in tranquility)。」创作是爱的表达,也是情感的自然流露,爱上也是一种不得已的事,是「我们所知道的,不得不说。」

大衛是「以色列的美歌者,」天生就是诗人,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就是牧羊的时候,他时常躺在草地上看天,从云彩中找到美丽的画面,他是旷野的人声,从来就不想做什么君王,诗人生命的故事在他的诗里,作诗是他真正的「合神心意,」诗人的写诗是与主的「心连心,」是人所说的:「爱神,然后跟着心而行。」

写诗创作是用笔走路,寻找回家的路途;理所当然,找到了家就不需要再去流浪,成为牧师之后,生命成为按图找路,不是摸着石头过河,我再也不写诗了,那岂不是画蛇添足的事吗?创作的本质是自我表达,是纳西赛斯坐在溪旁的自怜,一种自爱的表示;「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创作,是另一种圣灵的充满,表达的是基督在人心中的福杯满溢。

或有人说,多数的年轻人都曾经写过诗,只有年过中年还在写诗的才是真正的诗人。这个定义未免太狭隘了,写诗的动机是因为爱上,「爱是永不止息,」爱了一辈子就写了一辈子。信主之后,我就一直在讲台上写诗,从来不打草稿,我的讲道是诗的文字,就这么辛苦地吊嗓子,老是曲高和寡的唱不上去,唱到沙哑唱到老去,满有自弹自唱的孤寂;讲坛是祭坛,退休是绝弦,从此再也没有高山流水的赞叹。

始祖雅各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因为创作的本质就是抓,抓来抓去原来是在与神摔跤,降服就是得胜认输就是赢。现在终于明白了,我的创作原本就是瘸腿走路,回顾以往是「我的一生又短又苦,」如今如果还剩下一些创作,那就是雅各布的「扶着扙头敬拜神。」

对我来说,在生命的晚年写诗也是扶着笔头敬拜神的事,创作的过程是主在我身上的恩典「不得不说。」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