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早期的台湾,人称基督徒为「听道理的,」听道理就是听讲道,基督徒是职业的听道者,一般听道的水平都很高,主日崇拜主要是听一篇生动的讲道;如果发痒的耳朵没有被搔到,就呵欠连连了,甚至公然以睡觉来抗议,觉得没有达成敬拜主要的目的。

「我今天的讲道是催眠曲,数了一下,一共有三个人沉沉地睡去,」我对朋友抱怨说,不知道该怨自己还是别人。

「你怎么知道呀?」她好奇地问道。 「小教会吗,台下听众的反应都看得一清二楚,对几十个人讲道还真不容易,」我补了一句。

这显然是受到新教宗教改革对天主教腐败的反应,高举圣经神的话语,主日敬拜内容主要是神话语的宣讲,讲道似乎也取代了圣餐原本的位置,神话语的供应代替基督耶稣身体在敬拜之时象徴的呈现,成为喂养信徒主要的灵粮。

「宗教改革似乎也有一点缺失,从此教会敬拜缺乏仪式重在话语,肢体和知识少有合一,造就出一些头脑发达,四肢无力的基督徒,处处显出知易行难的写照,」我有感而发地对妻子说。 「天主教会哪来这么多明星传道呢?所谓金舌头的出头几乎都是新教里面的事,」我再度地牢骚几句,就恨自己铁不成钢,讲台站了二十五年,知名度还未打开,依旧是个没没无闻的乡村小传道。这么怨言几句,几乎有一点忿忿不平了。

「你的英文讲道是前五趴的水平,」妻子安慰我说。她也听了我讲道二十五年之久,从来也没有缺席过,听道连打个盹也没有,这才叫做爱情的伟大。 「知夫莫若妻,」听了都快要兴奋起来了,还差一点信以为真呢。不过我也有自知之明,爱情也会遮掩人的眼睛,我又不是什么潘安宋玉之流,爱情使她「脸盲,」她的判断力如何从她当初肯嫁给我的事实就一清二楚了。吓人呢,我这个人台湾的女孩是不敢碰的。

如果敬拜是「听道理,」带领敬拜就是「讲道理,」讲得不好就是有亏职守;难怪传道人多数对自己讲道的良莠非常敏感,讲不好可能就要卷铺盖了。我首次在洛杉矶当助理传道,半年之后执事会的评估说我讲道有待加强,听到之后我立刻就提出辞呈,教会再也待不下去了,从此凖备当教授了此余生。教会讲道听道的弊端果真害人不浅啊!成为多人不敢全时间奉献事奉的因素,这也是许多信徒「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的原因,作礼拜纯属坐礼拜,就那么评头论足、「说说听听,」跟在亚略巴巴古的雅典人没有两样。

有关讲道的事保罗也曾经提及,或许他在雅典城学到一个宝贵的教训,从此讲道不再旁征博引,讲究高言大智与希腊慧者竞争,他对哥林多教会说:「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莫​​非保罗也有一点敏感,当时教会的「金舌头」并不是保罗本身,而是新秀亚波罗,或许他就因此被冷落了,甚至有人说他「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从人的角度来看,或许他心里有一点受伤,想必这也是人情之常,但是他从来就不在讲道上稍作妥协,拒绝用他渊博的学问以壮讲道的声色,以为十字架的道理需要润色与修饰,保罗从不向这个可怕的试探投降,他在书信里补充了一句:「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什战兢。 我说的话、讲的道,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这种讲道的态度和内涵似乎很多传道人都还没有学到,主要的原因大概是许多信徒「耳朵发痒,」「厌烦纯正的道理,」欢喜听行云流水精彩绝伦的信息。

这时我想到了主耶稣,虽然他讲过很多话做过很多事,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无声:「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拣选、所亲爱、心里所喜悦的!我要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 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我们或会问道,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怎么能将公理传给外邦呢?没有人讲道,福音怎能传开呢?

在那个时候,突然间,当代最有才学的史诗作者弥尔顿眼瞎了,他在一首十四行诗里讷闷地问主说:「不给人视力,怎能为主做工?」主这样回答诗人说:「人的站立等候也是一种事奉(They also serve who only stand and wait)。」

或许我下一次讲道的时候,只要站立等候,什么话也不说,这或可带出一些属灵的结果;不是如此吗?果树的开花与结实都听不到什么声音,主耶稣一生说得最大声的是祂的无语。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