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他成了自己的仰慕者,」奥登在「悼叶慈」诗里写道。这时候,著名的爱尔兰诗人已经进入历史,至于他是否还在仰慕自己,我们不得而知。

的确,诗人曾经尽力活过、也努力爱过、曾经写过几首好诗、也谈过几次失败的恋爱、也害了一辈子的单相思,不过比较起来,他跟多数世人也没有什么两样;事情都已成为过去,生命化为文字的记载,或是几个简单的数目字,衡量自己的再也不是自己。自己是否是自己的仰慕者再也不重要了,有没有粉丝也没有必要在乎,故事已经完成,人生最后一个句点有千钧的重量,像是挡着墓穴的石头,除了神之外,没有人能够移开。

如果还活着,我们或可回顾以往,像是回头再看自己的文章,心中难免有许多黯然,文字一旦入墨就很难翻版,枝节或许可以修剪,主干难于更换,再读一次心中总是懊恼;文字用来寻路,创作是寻找生命的方向,走着写着,不论再怎么辩解,我们是我们活过的纪录,失败或成功,再也无法为它整容,唯一的渴望就是重新再来一次,问题是时不我与,再回首已百年身。

对于自我的期许早已成为过去,人总是被自己曾经的理想讥笑,一向都是那么虚伪的自欺,许多老人的遗憾就是对不起年轻的自己,生命活出来的并非自己原本的心意,更不是生命作者起初的设计,诚如《约翰一书》所说:「我们的心若责备我们,神比我们的心大,一切事没有不知道的。」如果我们自己都觉得活得不妥,至于神对我们的评价就更不用说了;纵使自己觉得安然稳妥也不算数,保罗曾说:「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 」

诗人大都是自恋的,无人仰慕,自己成为自己的仰慕者;果真如此,我常被自己感到讶异,生命竟然如此神奇,魔术师成为自己的魔术,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他是人吗?人是他吗?」这是我生平第一首诗的第一句,这从此成为我生命的写照,充满了自恋和自傲,写诗的过程是自我的塑造;当时的生命是文字的拼凑,杂乱无章,活出来的盛宴其实是一桌家家酒,尽是画饼的充饥。

其实,我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成为逐臭之夫,所追逐的不过是自己的臭气。回顾生命的往昔,保罗写道:「只是我先前以为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做有损的。 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做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做粪土,为要得着基督。」反顾自己,美其名是借着文字称颂主,事实上,我很可能是一个扒粪的人,到了生命的晚年,还在借着文字披荆斩棘地开路,再度重复年轻无知的自己。

或许文字是反省的工具,借着寻找自己内在的动机,以及我们行动的天秤;或是作为锄头和圆锹,用来一锄一锄地寻宝,文字不再用着寻路,而是寻找主自己,是「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的工具。这是我唯一的盼望:目前所从事的,全是一个挖宝的过程,这些方块字尽是石子和沙土,像是孩子的牙牙学语,粗糙无比,或可从中过滤出来一些重价的珍珠,可以从人间带到天上去。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甚至是「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侍奉神,」这是主耶稣对人行为的衡量:这两者一者是无意,一者是有心,若缺少对自我生命深入的反省,并且随时地悔改与更正,恐怕也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像是诗人奥登或叶慈:悼亡或被悼,仰慕他人或自我仰慕,两者都不算数,因为「判断我的乃是主。」

说这些话写这些字,这一切都是仰慕主的事,也希望能够带出一些对主的仰慕。至少这是我对自己的期许,是真是假,也只有主知道。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