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生命里有许多属于我们的流奶与蜜之地,继承之前首先要征服,征服愈多继承愈广,征服其实就是开发。

我常想,既然迦南美地是应许之地,理应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继承,没想到,以色列人渡过约旦河之后,面临的是耶利哥城高大的城墙,以及城内异族守军的凶猛,权衡形势,怎能不瞻战心惊呢?

所谓的应许之地也是别人安居的家园,葡萄园是别人栽植的、无花果树也是他们多年劳力的果实。古人大都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至于土地也全是先到先得的占据;神的选民是外人,他们的继承产业似乎也是强夺的事。

从迦南人的角度来看,神的选民继承应许之地本质上是入侵,是弱肉强食的侵略,从道德上衡量是不合理的;不过由「天属我,地也属我」的层面来看,上帝是世上唯一的地主,分地也是祂全权的事,祂愿意给谁就给谁,谁也不能对祂强嘴。

迦南人供奉偶像,偶像是虚无的东西,敬拜的人是「认贼作父,」至于他们对土地的享用也是变相的占据,凡事不归功于主就是一种盗取;因此,以色列人的征服本质上是收回属神的产业。凡物只有儿女才能继承。

人生来就承继了一些产业,包括自己的聪明与才具,不归功于主并且作为祭物供奉就是强夺,是《玛拉基书》上所说的盗取属神之物;这也是保罗所讲的,「贪婪就像拜偶像一样。」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是由神而来,归神而去,不敬拜神,不把生命献上作为活祭,结局是我们都成了迦南地的外拜人,占地为王,发号施令不可一世,至终被消灭也是罪有应得的理所当然。

至于属神的百姓,征服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敬拜与献祭,他们一旦开始效法迦南人的模样,敬拜假神,把一切所得的都归功于偶像,这就跟异族毫无两样了;继承了应许之地,却成为强夺的人,多年之后,他们成为巴比伦的放逐之民,所继承的产业也全都被收取了。

其实我想讲的是我们自我的征服,生命本身是神的应许之地,充满了无尽宝藏,果真是流奶与蜜之地,潜力无垠;我们若想承继身上的产业首要「攻克已身, 」越是征服自己所得的产业就越多,并且把所得的全都摆在祭坛上献为燔祭,焚烧成为馨香的供物,这才是生命真正的目的,人活着唯一的意义。

我一向自傲、自卑、自爱、自怜、与自满,是一个希奇古怪的组合,我每天的写作其实是一个自我的征服,是「连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的挣扎,我的表现实际是一种隐藏,纯粹说给主听的旷野的声音,不论说了些什么,这一切都是「风随着意思吹」的结果,所听见的,只不过是风的响声而已。

希奇的是,我从来就不愁没有话说,瓶中的油取之不竭,圣灵的声音不绝如缕,这一切的秘诀全在于不断的自我的征服,竭力地攻克己身的应许之地,开采到的是丰富的「流奶与蜜,」享受的也是主自己。在这征服的过程中,我是自己的傍观者,有时候甚至成为自己的粉丝。

这是生命的奥秘,我们个个都是应许之地,拥有神所赏赐的无尽的宝藏,那无限的潜能有待我们去开发;若要继承就得征服,我们成为落在地里的麦子,征服的目的为要敬拜与奉献,为神牺牲是我们生命最终的完成。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