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十一岁的弥迦拔腿狂奔,不远之处紧追不舍的是卖刀的商人,他下定决心一定要逮着这个到他店里偷刀的年轻小贼。这把刀的刀刃很长,刀柄却很短,带着它跑起来有点不方便,也很危险。还好弥迦一开始先拉开了一段距离,要不然故事结局可能就要改写了!当他们愈往前跑,追赶的那个商人就愈疲惫,两个人的距离也愈拉愈远。当弥迦跑到爱色尼门回头一看,那个商人早在隔两条街之处便已经停了下来,开始往自己商店的方向走回去。弥迦很高兴终于可以喘口气,但他可不愿冒任何风险,因为那个商人随时可能会回头再来追他。所以他开始朝着南方跑去。

弥迦不知道这条路最后会通往何处,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在耶路撒冷再立足下去了。后来,他看见道路右边不远处有一块大岩石,于是走到岩石西侧的阴凉之处,坐下来擦擦脸上的汗。当他把呼吸调匀之后,开始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他原本所有的家当都装在一个麻布袋里,此时便把刚到手的刀子放进去,再从里面拿出一条偷来的面包就地吃了起来。他不能再回耶路撒冷,因为他在那里偷了很多人的东西。弥迦的父亲在他三岁时即已过世,所以他对自己的父亲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八岁时他的母亲也过世了,他没有兄弟姊妹,一个人孤苦无依。而原本收容他的叔父在六个月前把他赶出了家门,这几个月他都睡在马厩里,一切需用的东西全是偷来的。

由于阴凉的范围慢慢缩到只剩一小块,弥迦知道一定快到中午了,所以决定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不管通到哪里都好。在炙热的太阳下走了一下午,终于看到远处有个村庄。此时弥迦感到饥肠辘辘,开始寻找水和食物。在经过一大片没有围墙的原野时,他看见一群羊在那里吃着干草,有八个牧人照顾牠们。其中有个看起来年纪只比弥迦大一点的牧人,他缓慢地向前走,行进的方向正好和那条路平行,他和弥迦离得很近,于是弥迦走到他身边,向他打探这群羊是属于谁的?

男孩回答:「牠们的主人是附近村子里的人。」

弥迦指向前面的村子,问道:「前面那个村子叫什么?」

男孩回答:「那是伯利恒,又称为戴维的城。我想你一定是外地来的。」他又补充道:「我的名字叫雅各布。」

弥迦说:「我是弥迦,来自耶路撒冷。但我不想继续住在那里,因为那里的人不太友善。」

雅各布问道:「你背着父母离家出走吗?」

弥迦说:「他们早就过世了,我自己孤伶伶一个人。」

雅各布说:「我们当中有些人也是孤苦无依的。」

弥迦问道:「你们牧羊可以拿到工资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算我一份。」

雅各布说:「我们的工资不多,但还可以糊口。你得带几只羊过来,才能成为我们的一份子。我们照顾的羊群属于城里不同的主人,每个人只负责几只羊。我们带头的是但以理,他想出一个点子,让我们把所有羊只都集合在一起照顾,这样工作起来比较轻松。现在往这边走过来的人就是但以理,你可以问他能不能让你加入我们的行列。」

其他的牧羊人看起来都是青少年,只有但以理看起来像是个成年人。

在但以理走过来时,雅各布说:「但以理,这个孩子想要加入我们。我告诉他要先找到人愿意把羊交给他照顾。但他是从耶路撒冷来的,找不到人可以把羊交给他照顾。你说怎么办才好?」

但以理转向弥迦,问他:「你想要当个牧羊人,是吗?这个工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它的工作时间很长,而且日夜不分,当人们在睡觉时,我们必须保持清醒。有时要抵挡夜晚的寒冷,有时要奋力保护羊群的安全。而且羊又脏又臭,这个工作不是城市小孩做得来的。」

弥迦回答「我想做这个工作,不是因为它很轻松。而是为了要有饭吃,有地方睡觉。」

雅各布说:「天气暖和的时候,我们通常和羊群一起睡在旷野。当天气转凉,我们还是睡在户外,就睡在羊圈的入口处。」

弥迦回答:「这没什么问题。过去六个月来,我大部分时间都睡在马厩或羊圈。」

但以理对他说:「每个牧羊人都需要一根杖,但是你没有。」

弥迦回答:「我可以自己做一根。」

但以理说:「看来你真的很想要这份工作。好吧!等你做好杖再回来这里,到时我们再决定。要知道这根杖的作用是保护羊群,防止其它动物和小偷的攻击,所以我得确定你能够使用它来作为武器,并且确保它在打斗时不会断掉。」

弥迦说:「谢谢你。」

但以理对他说:「现在道谢还太早。如果你真的带着杖回来,我们又看到你有本事让它发挥功能,那时你再道谢也不迟。」

弥迦转身往回跑,找到来时路上所看到的一棵皂荚木。他从麻布袋中取出了不久前才到手的刀子,爬到树的高处长满树枝的地方,挑了一根长度大约是他身高两倍的树枝,往它与树干的连接处开始砍去。当树枝掉落地上时,弥迦把刀子也丢在它旁边,从树上爬了下来,再拿刀子把上面的小树枝除掉。他把这根树枝立起来,高度刚好超过他的头。这根树枝尾端有一个丫字形的分岔,所以他把这个分岔也修了一下,让它们的长度只剩约十五公分,再把两端分岔的尾端连同树枝底部都削得跟铅笔一样尖。接着他把刀子放回麻布袋,握着刚做好的杖,走回之前的旷野地。

当他回到那里,雅各布上前来对他说:「这是我所看过长得最奇怪的杖,希望但以理看到不会取笑你,打发你离开。」接着雅各布把但以理找来。

但以理来了以后,面带微笑地打量了一下弥迦手中的杖。接着他用自己的杖在地上画出一个边长六公尺的正方形。他叫来另外三个牧羊人,要他们和雅各布分别站在正方形的一角担任线审。他说:「等一下我要和弥迦比试,如果我们其中一人超过你们负责看守的那条线,你们就要用手中的杖打那个人四下。明白了吗?」

他们激动地响应:「是的,我们明白。」雅各布说:「这样弥迦一定会受伤的。」

弥迦问:「要我跟你打吗?」

但以理笑着说:「如果你还想当个牧羊人,就放胆走进这个正方形里。」

弥迦双手抓住他刚做好的杖,吞了一下口水,走进了那个正方形。但以理已经在等着,当弥迦慢慢接近时,但以理突然把杖从右边向弥迦挥过去。弥迦低头,把杖向上举,躱过了但以理的攻击。在但以理的杖挥过来时,弥迦的左手一缩,右手把杖向前推,击中了但以理的肋骨。但以理大叫:「没想到你还有这招,这小子很能打!」

现在,但以理双手抓住他的杖朝弥迦而来。为了不被逼出地上的正方形,弥迦闪向左边,但以理从两侧各攻击了一杖,都没能打中弥迦。

当弥迦试着举杖要挡住但以理的第三击时,但以理的杖由上而下击中弥迦的手肘。

「哎唷!」弥迦大叫一声,松掉他的右手,因为他的右手已经无法握住这枝杖了。他用左手挥杖,但以理往后一退躱过这一击。但弥迦由于用力过猛,一时失去重心,接着但以理往他头上给了一杖,让他两眼直冒金星,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听到这些牧羊人的笑声,他张开眼睛,看见他们还站在正方形里的一个角落,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左手握着杖,用右手撑起身体,站稳后,以杖上的丫形分岔处指向但以理的喉咙推进,把他推出了方形之外。接着自己再退回方形中央。

他很惊讶地听到但以理说:「好吧!你们这几个牧羊人现在可以动手打我了,谁要先来?」当四个人都打过之后,但以理转身说:「弥迦,我欢迎你加入这个牧人的大家庭。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接下来我们要计算羊的数目了。」

他们都转身面对羊群,雅各布向他解释道:「在天黑前,我们会计算羊群的数目,这样如果少了任何一只羊,我们可以趁着天还亮时把牠找回来。」当牧羊人分头计算羊群数目时,弥迦在一旁看着。他们花的时间比他预期的还要久,但他耐心地等待。最后,他听到但以理说:「少了一只,雅各布你往北去找,塞特往南,詹姆士往东,弥迦往西。弥迦,这是你第一次做这件事,你要先向西直走到树林,接着转向南,再往西走,接着再转向北,从头到尾你的眼睛都要注意西方。羊只通常不会逃走,牠们只是迷路了,如果你绕了三次还找不到,就回到这里会合。现在出发吧!」

弥迦依照但以理的指示,先向西跑,再转向南。在完成第二趟搜索,转向北走时,他听见了狗吠的声音,于是循着声音的方向跑去。在昏黄的光线中,他看到三只野狗正追逐着一只小羊。在他加快速度跑去的同时,一只狗已经咬住了羊的脖子,这只羊的脚步因此慢了下来。正当另两只狗朝着这只羊跑去,想要伤害牠的性命时,弥迦挥着手中的杖赶到了!他的第一击,把其中一只狗打趴在地上。第二击,把另一只狗打飞了,让牠不停哀嚎。此时,第三只狗还是咬着羊的脖子不放,弥迦就用但以理对付他的招式,由上而下朝牠的头顶打下去,使这只狗嘴巴一松,跌在地上。这只饱受惊吓的羊感到晕眩,不停地发抖,弥迦在牠身旁跪了下来,仔细检查这只羊的脖子,还好没有任何伤口,牠只是筋疲力竭而已。

忽然间,他听见背后有狗的嗥叫声。一转身,一只狗正向他冲过来!他抓起手杖,以丫型分岔处朝牠的头刺去。这只狗正要跳起来攻击,弥迦的杖扣住了牠的喉咙,就像之前他对付但以理的情形一样。这只狗的重量和冲力把弥迦推倒在地,但在他倒下时,顺势把杖的底部往地上一插,因此这只狗从弥迦头上掠过,撞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再反弹到地面,一动也不动。

因为这只羊还小,弥迦能够把牠扛在肩膀上,抓着牠前后两只右脚来固定。他左手拿起手杖,开始走回羊群那里。当他回到羊群聚集的地方,天已经差不多黑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其他牧羊人已经在路旁升好了火。所有羊群都聚集得更紧密,有两个牧羊人慢慢绕着羊群兜圈子。

大部分的羊都躺在地上。当他向火堆走来时,所有牧羊人都为他欢呼。但以理帮他把肩上的羊抱了下来,拿给另一位牧羊人带到羊群那里。

伯利恒的一位羊群主人派人送来了烤鸡和炖青菜,让这些牧羊人当作晚餐。雅各布高喊:「弥迦,你配得最大的一份,因为你证明自己是个好牧人。」

但以理补充道:「好好享受晚餐。吃完后,你和雅各布还要接班绕着羊群巡逻,好让现在当班的人也可以吃饭。你们守今晚的第一更,你们要用缓慢的速度绕行羊群,在绕完八圈之后,就可以进来叫醒第二更的塞特和詹姆士。矶法和我负责第三更,最后我们会再叫醒另外两个人来守黎明那一更。」

弥迦吃饱后,他和雅各布走到羊群那里开始轮班。当他第四次绕过这些牧羊人身边,发现他们都已经熟睡了。弥迦后来又绕了四圈,当他走在快要熄灭的火堆与羊群之间时,眼前突然大放光明,让弥迦感到相当害怕,让他本能地用手遮住眼睛。当他慢慢把手移开时,发现这亮光并不是照在任何人身上。那亮光如同闪电一样明亮,从某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接着他听到这个「人」说:「不要惧怕!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戴维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弥迦转身望着其他牧人,发现他们从睡梦中惊醒,同样感到害怕,试着面对一件前所未见的事。

转眼间,整个旷野明光照耀,一大群发光的「人」同时出现。他们赞美神,齐声高喊:「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祂所喜悦的人」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美妙的合音,不像只是欢呼声而已。

接着,他们朝着天上的星星上升而去,他们的出现与消失都是如此突然。弥迦看看四周,在刚才那一阵的亮光与呼喊声之后,他以为羊群会慌乱地四散奔逃,但牠们却仍然在原地安睡。

但以理怀着敬畏的语气说:「一定是天使来造访我们。」

雅各布提出建议:「我们应该去一趟伯利恒,看看在那里发生的事,就是主告诉我们的一切。」

但以理赞成他的意见,他说:「现在由塞特和詹姆士开始接班,其他人跟着我立刻往伯利恒出发。」

这些牧羊人火速赶往伯利恒。当他们刚要进村时,雅各布说:「我想我知道小婴儿身在何处,你们跟我来!」

在经过一排房子之后,他们弯向右手边,雅各布在右手边的第二间房子停下了脚步,其他牧羊人紧跟在他后面。雅各布敲门时,有一个男人来应门。雅各布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这个人面带微笑地回答:「有的,你们都快进来吧!」

救主弥赛亚就在那里,用布包着,卧在马槽里。这些牧羊人安静地走过婴儿的身边看看祂的脸。弥迦看着祂的脸时,婴儿张开眼睛凝视着他,与他四目相对,后来又闭上了双眼。弥迦觉得这眼神看进了他的灵魂。他看见了救主弥赛亚,使他的心灵深处产生了某种改变…

问题讨论与分享
草场上的羊

这个故事是个根据路加医生的路加福音二章八至十七节 内容改编,故事中某些延伸的内容纯属虚构。


Q. 故事中有哪些词是你听不懂的?

A. 请小朋友说出他们所记得的那些陌生字词,把这些字词的意义解释给小朋友听。

Q. 如果你是当时住在耶路撒冷的小朋友,在故事一开头,你会想对弥迦说些什么?

A. 不管小朋友提出什么样的答案,都要注意听听他们为弥迦担心那些事情。

Q. 曾有人挑战你去做某一件你自认为做不到的事吗?如果你有这样的经验,请把事情的经过和大家分享。

A. 生命中充满许多挑战。最佳的挑战,是父母或老师为了要我们学习、尝试重要的事物所提出来的。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小朋友明白,在遇到某些挑战时,需要有勇气才能加以拒絶。

Q. 你是否曾经因为令人惊奇或意料之外的事物感到害怕?可能是一阵巨响或有东西爆炸了。

A. 给孩子一个机会把某个可怕的经验说出来。就算你认为他们说得太过夸张或是他们是在编故事也无所谓。

Q. 你是否曾经与某人的眼神有过短暂的交会,却有一种受到肯定或被爱的感觉?可不可以请你把这样的经验说出来?

A. 眼神的接触(例如:作母亲的凝视着宝宝的眼睛)又称为眼神交流。它和触摸一样,都是与人建立连结的第一步。夫妻之间的眼神交流很重要,他们和孩子之间的眼神交流也一样,不只是在孩子的婴儿期需要有眼神的交流,而是要一直延续到他们成年为止。如果你的孩子无法接受你的凝视,可能是他们感到害怕、愧疚、羞耻、焦虑,他们与你之间缺少了爱和连结。在这种情形下,你要试着在自己感到温暖、爱、肯定时,注视着孩子的眼睛。你的眼睛能够表达出你的感受,就算你的孩子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也没关系。

Q. 你觉得神为什么最先向一群牧羊人宣告婴儿耶稣诞生,而不是向君王或祭司宣告这件事?

A. 还记得天使的话吗?他们说:「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戴维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那些君王和祭司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要来报这个喜讯。把这大好消息带给牧羊人,也可能是要显示神对人的爱与关怀,不分平民百姓或是达官显贵。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2015 by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