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心情故事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引言:且看张冀明与妻子在蜡烛两头烧、苦不堪言的处境中如何蒙神救拔、展翅上腾。下期推出「苦难与祝福」,且听他娓娓道来在遭逢朋友欺骗,失去积蓄的苦难,其内心的天人交战,以及这难以吞忍的苦难如何在他悔改归回天父怀抱后转为祝福。

受洗成为基督徒时,天父无微不至的呵护好比冷冽寒冬中的那盆温暖的火,保护、陪伴我度过不安的岁月。偶而想起,心中再度扬起丝丝温馨甜蜜。

寻求转换事务所的智慧
1996年3月1日我设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那时,我已有八、九年的律师实务经验,而且也从海外学成归国,是到了检验过去在其他事务所学习的成果,独自高飞的时候了。

当时,父母亲已不在人世,且兄姐都已在海外多年,我一人只身开始闯荡江湖,心中没有太多的安全感,无所凭恃下,我担心自己过于安逸,会不自觉偏离人生正途,于是时常督促自己该全心「拼事业」。没有雄厚资本、没有坚强「靠山」,加上生性保守,只得撙节开支,举凡事务所大小事项,尽可能自行操持。然而,由于自己过去只专注于学习律师的专业技能,没花太多心思学习如何推展业务,因此在开设事务所后,遭逢诸多挑战:为了让事务所稳定成长并拓展业务,我须花大半时间与心思在设计事务所的简介、随时更改名片头衔、写文章投稿增加知名度等等。随着每月案件量不同,在聘用员工人数的拿捏上,更是费尽心力,同时需学习领导统御、指导新进律师,三不五时得为「五斗米折腰」,还需自行打扫事务所内外,真可谓「校长兼撞钟」。不仅于此,为了节省开支,妻子在照顾儿女之余,不时也得来事务所帮忙,所幸她个性温柔体贴,成为我与同事之间最好的润滑剂!就这样,事务所在一切从简中起步,跌跌撞撞地撑过了一年有余。

一直以来我心底有个秘密,梦想着有一天能在父亲的家乡学习。1998年2月在与兄姐返乡探亲的飞机上巧遇一位到大陆学习法律的年轻人,整个飞行途中我们开怀畅谈大陆经验。此一机缘竟为我开启美梦成真的契机,在事后征得岳父母及妻子同意下,我请这位年轻人牵线引见学校老师,而接下来的申请过程顺利异常,如有神助,我因此在1998年9月展开往返两岸求学之旅。

开设事务所、到大陆念书,都是在我受洗成为基督徒之前的决定。当时年轻的我思虑不够缜密,只顾着自己努力往前冲,丝毫没有想到会给妻子增添多少无形的压力和责任;在我到大陆念书期间,她每一天除了照顾儿女、操持家务外,还得抽空到事务所关照同事的各样需要,然而,不管身心有多疲惫、煎熬,她一直咬牙苦撑直到我返台到事务所上班时,才不支病倒。

尽管自觉不该让妻子如此辛苦,但那时事务所好不容易步上轨道,且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而案件量也持续增长,自然不能轻易放弃;在此同时,博士课程正进入密集上课阶段,更不能半途而废。我面临了骑虎难下的两难境地!!

还好,这时我与妻子受洗成为基督徒,得以将这个无法承受的重担交托仰望天父。不久,转机出现!1999年2月间,一位熟识多年的法律系学长找我合作,在此之前,我们偶有联系,他甚至曾将自己遇到的法律问题委托我处理,而他在我尚未自行开设事务所前,也曾询问我加入他事务所的意愿。他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律师,受到许多上市公司老板的赏识,所以他事务所的业务蒸蒸日上,需要增加人手。学长明知我自行开立事务所,但他偶尔仍与我联系,他如此厚爱我,找我合作,我当然欣喜。不过,我了解他事务所的问题,也了解他的个性,因此对于合作事宜仍有顾忌,否则,在他先前邀约我加入他的事务所时,我早同意加入,也就不可能自行开设事务所。然而,考虑妻子的身体状况和她所承受的压力,理智告诉我该立即同意学长的邀约,但情感上着实无法与千辛万苦成立的事务所割舍开来,且未来与学长能否合作愉快顺遂仍是未知数。

虽然,已将这「烫手山芋」交给了天父,但是我从未见过天父,也不曾听到祂亲口对我说话,祂不像我以往上山下海询问的通灵师傅、摸骨师父或算命仙,会立即回应我的问题!该如何做才能得到天父的智慧指引呢?当时,我自然想到带我受洗的美仁浸信会廖泽一牧师。然而,廖牧师并没有像先前的那些通灵师傅或算命仙一样,立即给我是否该与学长的事务所合并的答案,他针对我的问题,只提出寻求天父旨意的「五项原则」:
一、是否依据圣经所示的原则
二、与罪恶有无关系
三、是否体贴肉体,或体贴圣灵(就是不能放纵肉体)
四、请教属灵前辈
五、心中有无不安等
他进一步告诉我,如果经由这五项原则检视,没有任何不平安时,就可以「勇往向前行」。他坚守圣经原则的态度,始终如一,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

廖牧师的回答似乎很玄,而我的个性很急,实在有点摸不着头绪,如果是以往的我,对于无法立即获得答案的这种情形,会马上汲汲营营地找寻下一个解答,但接受基督信仰后,我告诉自己应该学习放下过去的急性子,好好体悟廖牧师教导的五项原则,务必要得着天父的智慧引领,否则如何面对未来数不清的人生抉择?廖牧师除了提出这五项原则外,也指示初信主的我:要每日念圣经,最好一年念完一遍圣经;同时要学习每日祷告,寻求天父带领。我只好悻悻然地乖乖回家念圣经和学习祷告。

如今想来,廖牧师当时的响应是正确的,他虽然没有直接告诉我应否与学长的事务所合并,但他提供的「五项原则」无异是要求我放下急躁的心,在耐心祷告中冷静面对所处的环境,天父会在最恰当的时间,给我最好的提醒或答案,祂会一步步地打开合适的道路,同时关上不合适的,而且祂指引道路的时间总是来得相当及时,正如一般人所说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是属灵信仰里的一项重要的功课,廖牧师没有因为当时的我是个初信者,就违反了这项圣经原则。

等待与圣灵光照
面对茫茫无知的未来,我唯一的选择就是依照廖牧师的指示,每早晨读经祷告。我依然在每日7时许到事务所,只是不像以往立即开始一天的工作,而是在办公室里学习安静、祷告及读圣经。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乖乖地依照父母亲的指示,一步一步往前行,没有其他想法,更不敢有其他非分妄想。不过,对于到底该不该与学长的事务所合并,仍是我心中一块没有放下的大石头,眼看着学长要求我回复的期限一天天逼近,我依然迟迟无法作出智慧的决定!

为了使得事情可以继续往前行,在天父没有透过任何人或任何方式告诉我明确答案前,我只好先同意与学长协商,同时请教学长计划合并的初步意见。毕竟,从廖牧师提示的上述「五项原则」中,天父似乎没有将这扇协商的门关上,所以,我想我可以先谨慎地与学长展开协商。虽然名义上是与学长协商,但事实上这已犹如商场合并谈判。论资历辈分,学长大我好几岁、学养经历显然在我之上;从事务所规模而言,学长的事务所经营近十年,人数、规模、案件量,均非我的事务所可以望其项背,这种谈判地位早在先天上不对等,谈判的条件自然不利于我。不过,既然我已交托给天父,我就该学习相信天父的引领,并学习放下一切的忧虑!

与学长的谈判过程并不轻松,一开始双方从大框架入手,只谈一些合并的原则性议题,之后进入柴米油盐的实质利益时,学长当然必须精打细算。过去,我固然帮助许多当事人谈判法律问题,但在面对自己的利益时,仍不免投鼠忌器,无法放开心胸谈判;我虽明知学长提出的条件不尽合理,但碍于学长学弟关系,实在不便有所指谪。谈判过程艰辛、枯燥,等待结果的内心更是交战,只好一再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基督信仰,就必须有不同于以往求助算命仙的态度;不想其他,依然每日读圣经、祷告。

1999年3月12日清晨,我一如往常在办公室跪地祷告后,起身坐起晨更读圣经。那时我念完创世记十四章,刚进入十五章。「这事以后,耶和华在异象中有话对埃布尔兰说:「埃布尔兰,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赏赐你。」(创十五10)」

突然间,我看到圣经中的「埃布尔兰,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赏赐你。」等文字竟然呈现上浮且字体变粗黑的现象近10秒!!我本以为是自己眼睛昏花,抑或是大清早神智不清,仍想着睡梦中的情景。不过,回神一想,我确实是清醒着的,而且完全没有任何睡意,灵里欣喜异常,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意念,将这节经文中的「埃布尔兰」改成「张冀明」,心中感觉好像是天父对我说:「张冀明,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赏赐你。」我顿时雀跃不已,确信这是天父告诉我,不要惧怕地往前行!不要惧怕与学长的谈判!天父是我的盾牌!天父必大大赏赐我!天父的话大有能力,让我的心安然笃定,从此,不再担心害怕和学长谈判了。

事实上,过去曾多次听闻美仁浸信会的弟兄姐妹谈论,念圣经时感觉圣经文字浮上来的奇妙经历。当时虽然我耳朵听着他们的描述,眼睛看着他们兴奋的表情,也微笑以对,但心中完全不相信他们所说的!心想这根本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必定是他们眼睛昏花、意识不清、自我安慰的说法罢了!但是,当自己有了类似经历后,我不再质疑弟兄姐妹的这类经验,我完全确信这是真的!事后理解,在天父带领的过程中,很多经历不是我们可以所谓「科学眼光」来解释的。

之后,学长分别在1999年3月19日及25日提出合并邀约条件。我清楚他步步为营的谈判手法,有了天父的应许,我毫不惧怕,遂决定不再一一响应他的具体条件,以免落入陷阱;不仅于此,我全然否决他的邀约,将一切结果交托仰望天父。就在我坦然无惧地拒绝学长的二次邀约,且告知我不想再为细微枝节的条件伤神的翌日,学长立即回应接受我的条件。于是,我们在1999年3月26日确定合并条件,而我也在同年5月1日正式加入学长的事务所。

继续仰望,恩典超乎所求所想
合并事宜确立,我与房东之间的合约恰好在同年4月底到期,我无须再为租约延展条件费心,也不必再为事务所每月的支出成本烦心,了结一桩大事,也给妻子一个很好的交代,至少她可以在家专心照顾儿女了;同时,我未来每个月有固定收入,年终也有分红的机会,也算给了妻小安家的保障。甚至,合并条件包括我到大陆念书的往返机票及各种开支费用,天父恩典真够用!合并条件还包括我原来事务所同事的安排,除了我的秘书与我一同转移到学长的事务所外,其余同仁均有更好的发展,我担心员工前途的重担天父同时解决。正如1999年3月12日晨更时的领受,天父确实大大祝福我!

美好恩典继续如雪花片片降临:由于学长的事务所设备齐全、样样具备,我原有的办公设备实在没有必要留存。因此,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处理事务所设备成为我与妻子的重要工作。我本以为天父只是处理合并事务所的大事,不会解决出售办公设备的小事,因此,我没有抱任何期望地再赴大陆念书,而贤慧的妻子便将事务所的机器设备列表上传到网络贩卖,同时昭告亲朋好友可以前来购买二手家具。等我二周后返回,事务所家具已经出售太半,整个事务所空荡荡,差点没有座椅可以上班!天父再一次让我看到祂的奇妙恩典!!

恩典的印记仍未消失;奇异的事情继续发生: 4月的最后一周,事务所还有大型会议桌、冰箱、办公桌等设备乏人问津,我与妻子已讨论该找寻搬家公司来搬运丢弃这些较大型对象。没想到,就在租约到期的前二日,有位韩先生突然与我妻子电话联系,想购买我们所有的办公设备,因为他开设的公司厂房失火,他没有投保火灾意外险,因而无法申请任何损失理赔,所以,他急于购买二手家具,以便重启炉灶。我们很快在电话中敲定交易价额,而韩先生就在我的租约到期当天傍晚,开了一辆大货车前来,他与他的同仁动作快速地将所有设备全部搬走,甚至包括垃圾桶等小型对象。顿时间,我承租的办公室全部清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不用花钱找搬家公司搬运丢弃任何办公设备,有人专程前来为我打扫清空办公室,而且还支付我金钱,这真的是听都没听说过的独特经历,也是作梦难以想象的事情!

我顺利在1999年5月1日到学长的事务所上班,轻松愉快,没有过去必须承担事务所经营成本开支的压力,而且可以专注于法律事务,天父真了解我!!

天父协助,完成博士学位
与学长的事务所合并后,省去独自招揽法律业务的压力,不只我和学长一同打团体组织战的效果奇佳,也可以专心办案,这对当时「半工半读」的博士课程也有较多时间准备。或许是上帝体恤妻子挂心博士课程对我的压力,某日晚间她在洗衣服时,仿佛听到天父告诉她:「我既已应允冀明到大陆求学,冀明就应该坦然无惧的往前走」。妻子立即将这讯息告知我,我再次受到莫大的鼓舞!!

虽然天父透过妻子再次给我应许,但我不敢丝毫松懈念书攻取学位的努力。当时在学长的事务所担任合伙律师,须认真办案,以身作则,不能造成同仁的非议。于是,我利用工作之余,订出写论文的计划:每日6点起床,游泳保持体力与健康;7点开始写论文,直到9点上班;之后,与同事认真处理每一件案子,直到晚上8点。返家吃饭后,继续写论文,直到半夜1点左右休息。就这样足足过了3个半月没有周末的日子;有时候,精神及体力实在无法负担,但仍不敢上床躺着,怕上床一睡就很难再爬起来。所以,即使很累,也只躺在地上休息。

就在天父的保守与自己的努力中,我顺利完成论文写作共17万字左右,之后就等着口试答辩。2001年4月7日是我赴京面对博士口试答辩的日子,4月的北京天气不定,偶尔有沙尘暴来袭,常造成飞机无法顺利落地,在此之前,就有前期台湾博士生遭遇此等沙尘暴,以致无法顺利答辩。由于处理的案件无法提早成行,只能在口试答辩的前一日前往北京,如果飞机遭到沙尘暴,导致航班不顺利,我将无法完成口试,也就无法顺利毕业。

4月7日出发当天,我的心情犹如以色列人走在旷野的日子,日夜需要上帝云彩火柱的陪伴。一路上我默默祷告,恳求天父带领与协助,心中唯一的支柱就是天父先前透过妻子转达给我的应许。当时往返台湾及北京还没有直航班机,所有飞机航班必须经由香港或澳门转机,增加飞行航程中的不确定因素。当天台北阴雨绵绵,好不容易到了澳门机场,塔台广播飞往北京的班机延误登机时间,心中不禁担忧惶恐。幸好,天父看顾,当延误的飞机起飞后,机长广播往北京的航程中,天气晴朗,而飞机抵达北京时,晴空万里,气候宜人,真是个进京赶考的好日子!

在天父的引领下,我隔日的口试答辩顺利非常,口试委员提出的问题大致没有超出我原先准备的范围,取得博士学位已是指日可待!天父透过妻子给我的应许实现了!!返台的飞机上,心情仍颇激动,不禁写下一首诗献给在天上的父母亲:「养育之恩无以报,幼时庭训心记牢,返乡学习取博士,双亲天灵盼得告」。2001年7月10日,我参加博士毕业典礼,而岳父也代表妻子欢喜地陪同我参与这兴奋的一刻。

回忆这段刚信主蒙恩的日子,心中满了感恩,不禁以腓立比书四章19节:「我的 神必照祂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为周遭亲友献上祷告,深愿大家都能与我一般经历天父恩典满满的祝福。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Victor C. M. C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