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经文:塞缪尔上21:11-15,22:1-4

11、 亚吉的臣仆对亚吉说:这不是以色列国王戴维吗﹖那里的妇女跳舞唱和,不是指着他说扫罗杀死千千,戴维杀死万万吗﹖
12、 戴维将这话放在心里,甚惧怕迦特王亚吉。
13、 就在众人面前改变了寻常的举动,在他们手下假装疯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
14、 亚吉对臣仆说:你们看,这人是疯子。为什么带他到我这里来呢﹖
15、 我岂缺少疯子,你们带这人来在我面前疯癫吗﹖这人岂可进我的家呢﹖
1、 戴维就离开那里,逃到亚杜兰洞。他的弟兄和他父亲的全家听见了,就都下到他那里。
2、 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戴维那里;戴维就作他们的头目,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
3、 戴维从那里往摩押的米斯巴去,对摩押王说:求你容我父母搬来,住在你们这里,等我知道神要为我怎样行。
4、 戴维领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戴维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里多少日子。

春秋战国时期,吴越两国争霸,越王句践是个能君,把吴王阖庐打败了。阖庐临死前,要儿子夫差一定要报仇雪恨。夫差继承王位,任命伯嚭为太宰,伍子胥为谋臣。为了牢记血海深仇,他派人每天站在必经之路上,高声叫道:「夫差,你忘记亡国之仇了吗? 」夫差则含泪高声回答:「国耻父仇绝不敢忘!」经过三年努力,国力大增,吴国大败越军于会稽山。句践原本欲杀掉妻子儿女,并将珠宝付之一炬,与夫差决死战,后被范蠡和文种劝止。

亡国之君的句践做了夫差的奴隶,白天放养马匹,晚上为吴国先王守墓。夫差出行时,句践在车前牵马,吴国大臣在一旁嬉笑谩骂,对句践极尽羞辱。刚开始,性格刚毅的句践,根本无法容忍。范蠡劝句践,要复国,一定要忍,并与句践同赴吴国当人质。

句践忍辱含垢,原本君王刚毅性格,在作夫差的奴隶中,消磨殆尽。磨呀!磨呀!性格磨到一个程度,竟连夫差生病时所排泄的「恭」(粪),都可以拿来舔。磨呀!磨呀!句践竟磨出一种「忍人所不能忍」的大忍性格。

果然,这个「大忍」性格,让句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于把吴王夫差打垮,为自己和越国人民雪耻!

「大能、大才」人所好也!在天地间谁不喜欢拥有大能大才,顶天立地,成就大业?谁不喜欢功成名就?但有能有才不见得就能成就大业呀!句践没有大才大能?如果他有大才大能,怎么会沦落到成为亡国之君?大能大才有时是叫人「沦落」到「无立锥之地」呀,句践不就如此?

句践怎样翻盘?把生命中一盘「烂牌」打到变成「好牌」?是他的大能大才吗?我们来看一段司马迁记下吴王夫差的相国伍子胥怎么说句践:「句践为人能辛苦!」,句践做人就是能够吃苦呀!不要说「吃苦」,连「吃恭」也在所不惜了,你说,句践怎么会不成功?「为人」,就是「做人」呀!是被苦难磨掉所有做人的尊严,句践复国成功,不是因为大能大才,而是因为「做人」成功呀!才把手中的烂牌打到变成好牌呀。

「性格」被磨熟了,「才能」才开始发亮,而且照亮天下呀!

在圣经中,我们看到那些被上帝重用的伟大君王或先知,哪一个不也是经过这个过程?那些有才有能的伟大人物,圣经会特别高举因为「有才能」(恩赐),上帝才特别重用?是「才能」重要?还是「磨熟的性格」重要?你难道喜欢用一个大能大才的人,但是天天跟你唱反调,甚至自以为自己了不起,目中无人?有才有能不能给人温暖,不能给人爱呀(有时反而像虎狼,给人带来灾难呀!大能如句践,不就曾经如此糟蹋他的百姓?);磨熟的性格才能给人温暖!

在当今台湾的教会氛围里,大家都喜欢讲「恩赐」(才能),高举恩赐,有「恩赐」才是王道,用恩赐高举事奉的旗帜,大家趋之若鹜。然而,读圣经二千年历史,哪一个伟大事奉的人物,不是因为「才能」被磨脱殆尽,性格被磨熟了后,才开始被上帝重用?才能外显四方,建功立业;性格隐敛内心,却是深不可测,摇天撼地呀!

戴维,一个上帝重用的仆人,才能摇撼四方。但在才能走入死胡同时,颠沛流离,无处可容,躲到山洞中,无计可施,却是上帝开始重用他的滥觞!

在最艰难的时候,戴维曾经说自己是条「虫」(诗篇22:6)!后来,戴维靠着四百个当时社会最没用的边缘人(注意,不是当时最有才能的人!),打下江山,做了以色列伟大的国王。戴维的一生,有血泪,有荒诞,也有忠心。这篇文章就是以戴维为例,我们来看看上帝用人的一些原则,在「才能」与「性格」的颠簸路上,我们应该怎样照着圣经的原则,来看待自己的才能与性格?同时,在使用一个人时,在「才能」与「性格」的天平中,如何找出一条「王道」,作为权衡的标准?

一、「扫罗杀千千,戴维杀万万」(V11)---有才能(恩赐),不能打江山

戴维是上帝所重用的仆人,他的才华与能力,从小时候就显出来了,撒上16:12说道:「他面色光红,双目清秀,容貌俊美。」这么一个光红俊美的小生,塞缪尔一看,就知道是上帝要的人,马上用膏油膏他,成为神要重用的人。

果然,戴维也不负众望,在一场与非利士人大战役中,身高三公尺(9.75ft,六肘零一虎口)的巨人歌利亚,向以色列军队叫阵40天,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对抗,结果帮扫罗王拿兵器(扫罗王还不认识他呀),偶尔还要回伯利恒帮老爸牧羊的戴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用投石器,一块石头就打死歌利亚,展露头角。从此,一路被提拔,成为扫罗旁的爱将,还作了战士长,甚至和扫罗的儿子乔纳单成为莫逆之交。

但是,光芒四射的结果,人民唱起战歌「扫罗杀千千,戴维杀万万」,功高震主,引起扫罗大不快,扫罗震怒,说道:「将万万归戴维,千千归我,只剩下王位没有给他了。」(撒上18:8)结果,扫罗王从此「怒视」戴维。「怒视」,在中文译本中,并未把扫罗那种心里的矛盾写出来,在NASB(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中,这个字用suspicion,意思是「猜忌」,这个意思是指扫罗王从听到「扫罗杀千千,戴维杀万万」以后,从此吃喝无味,心中开始了「深层的猜忌」,深怕戴维随时会「干掉」自己的王位。这样的结果,让戴维从此也开始命朝不保夕,只能亡命天涯,同样害怕自己随时会丢命!

才能高,好吗?没错,如果只读戴维的前半生,那么这前半生所看到的是「有才有能」的结果,让戴维「吃尽苦头」,一路被扫罗追杀,几乎命是朝不保夕。因此,对多数人来说是「极大资产」的才能,但对戴维来说,「才能」并非如此,甚至成为生命中极大的「负债」,到一个程度,「才能」几乎让他的命都要赔上了!

二、装疯卖傻(V12--15)---磨性格,磨出敬畏来

戴维一路逃,逃呀逃,竟跑到迦特王亚吉的辖区。迦特(Gath)在哪里?就是非利士人的土地。戴维刚出道,让他一举成名的大战,就是打败巨人歌利亚之战,歌利亚就是迦特人。
这里,作者塞缪尔记载当戴维走投无路,要去投靠亚吉王(就是亚比米勒王,诗篇34)时,竟然被他的臣仆认出,他就是扫罗王一路要追杀,且被以色列百姓大大赞美,当过以色列大将军的戴维呀,他竟然投靠到非利士人的领地来了。对非利士人来说,戴维的名气太大了,他曾经用投石器,一颗石头就把非利士人的伟大战士巨人歌利亚打垮了,让非利士人落荒而逃,此情此景,非利士人当深刻的烙印在心头。二来,扫罗做王,这个政敌跑到非利士人的土地来,如果收留,岂不是留下以色列攻打非利士人的借口?过去,非利士人曾经被以色列打败,如果收留这个以色列的逃难的大将,岂不祸患无穷?

在圣经中,塞缪尔写道:「就在众人面前改变了寻常的举动,在他们手下假装疯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亚吉对臣仆说:你们看,这人是疯子。为什么带他到我这里来呢?我岂缺少疯子,你们带这人来在我面前疯癫吗﹖这人岂可进我的家呢﹖」(13-15)看大事不妙的戴维,也铁了心,装疯卖傻,还让唾沫都流到胡子了。

如果不是恐惧到极点,如果不是走到山穷水尽,逃难的大将军何必走到这个地步?还要假装让唾沫流到整个胡子都是?!

山穷水尽,连个容身的地方都没有,这时,才能算什么?能吃吗?能用吗?能够救自己的性命?才能走到死胡同呀。然而,这时候,把才能磨到穷处,却同时优美的性格也逐渐被磨出来了。在几乎是人生幽暗死路的时候,戴维做什么?他性格中的一种改变他人生的特质跑出来了,是什么东西?在诗篇34篇中,戴维逃离了亚吉王以后,亲自写下了这样的话:

7、 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
8、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9、 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
10、 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

磨到生命的才能完全无用,磨到生命的极处,戴维从死难中逃出来,竟然说:「敬畏他的一无所缺」,敬畏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这是什么逻辑?戴维不是什么都没有吗?他的性命也几乎不保了,怎么会说有人「四围安营」?这怎么样的逻辑都说不通呀!

这说不通,就是妙处,就是上帝开始改变戴维成为大器皿的滥觞。戴维的才能,当下无敌,因此,在以色列大军危难之际,可以打败巨人歌利亚,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大军,成为时代的英雄。但是,才能可以为人做事,但没有办法完全转化成为服事上帝的用处,说不定还会成为福音的绊脚石。戴维有大才,扫罗可以用,但是上帝不要用。上帝是要大大的用戴维,但是要用人来磨这个未来的伟大仆人。扫罗一点一滴的磨戴维,先欣赏你,再来猜忌你,更进一步要让你死,让你走投无路。

但是戴维?他一路被磨,磨到才能无用处时,竟也磨出一种优美的性格,这个优美性格就是「敬畏神」。在诗篇34篇中,一种敬畏神的性格氛围充满整个诗篇,在写这篇诗篇时,戴维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苦境艰难也没有消除,又凭什么说「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7节)。苦难还没过去也,性命不一定保的住呀,走入生命死胡同的人,怎么会说上面那样的话?难道戴维疯了吗?还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当然不是,戴维是一个才能出众的干才,不仅他的外表出众,他的干才,更让他在非利士之战中,表露无遗。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才能干练,让戴维吃到不少甜头,一路从拿兵器的小弟,到变成引领万军的战士长,这种因为才能出众而打天下的历练,岂能了解「干才」有一天也会碰到没有出路的结局?在这场生命的变局中,被逼到生命穷处的戴维,或许开始有机会思想,原来人的才能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上帝的开路,才能有什么用?或许,他回想到当初塞缪尔如何用膏膏他,如何说「上帝看人,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表,上帝是看内心」(撒上16:7)在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涌起许多涟漪,被磨到极处的才能,开始生出生命的火花,寻求生命出处的迫切,更让他找到一条敬畏神的出路,这个「敬畏神的性格」,终究让他成就更伟大的事业。

三、 性格磨熟了,「才能」终于打出天下大业(22:1-2)

才能被磨到极处,戴维开始不靠自己的才能了,一个原本要统领万军的将军,为了逃命,可以装疯卖傻,可以把唾液流到整个胡子都是,褴褛疯癫,只是希望把自己的命留下来。

这时,戴维只能逃,能逃到天涯海角就逃到天涯海角。在危险的出处,他真正认识了上帝,「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篇34:19),在苦难的炉中,戴维深知上帝与他同在,因为他敬畏耶和华,上帝会「保全他一身的骨头,连一根也不折断。」(诗篇34:20)。才能磨到极处,性格被磨熟了,上帝却与戴维在生命的极处会见。

多苦的艰难啊!但却是多美的磨难啊!

这时,上帝为戴维开一条大道,就是亚杜兰洞(Cave of Adullam),亚杜兰位于非利士人城市迦特的东方,是犹大与非利士重要的交接城市。而亚杜兰洞则在这个城市边缘的位置,和非利士人相距不远,离迦特约有16公里之遥。戴维从迦特往东跑,在离迦特16公里的地方,找到这个亚杜兰洞,躲在山洞中。

从人的角度看,戴维太可怜了,怎么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只能躲在山洞中,苟延残喘。然而,如果从历史的宏观看,这个亚杜兰洞多有意思?上帝要保护戴维,救祂的百姓,让戴维一方面逃离要追杀他的扫罗王手中,一方面要躲避非利士人的追杀,在这个两国边陲中,敌我势力均不可及的山野边陲中,找到一条出路。

戴维躲进亚杜兰洞,对人来讲,这时的戴维实在太可怜了。然而,你觉得这样可怜?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会发觉上帝可不是这样就罢休了,他要磨练戴维的性格,还有很多的苦差事,要让戴维学,要让戴维见识更多他难以想象的事情。根据圣经的记载:「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戴维那里;戴维就作他们的头目,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撒上22:2)戴维已经够可怜了,怎么世界一堆可怜的人都跑进这个洞里?受窘迫、欠债、心里苦恼的,都跑到这个洞里投靠戴维。怎么会这样?「受窘迫」这个希伯来文是מָצוֹק,(matsowq),英文有distress、straitness之意,有苦恼、困境、没有出路之意,中文和合本圣经翻译则为「受窘迫」,只有解释某种向度的意义。一个人可能被压迫找不到出路,也有可能因为贫穷找不到出路,甚至病痛找不到出路,谁能确定自己一生会在哪一种向度下找不到出路?而戴维躲进亚杜兰洞里,是因为被追杀到找不到出路,是属于被压迫的一种可怜人。然而,这个洞里却是躲进各种被压迫找不到出路的人,甚至连欠债、心里忧苦(bitter)也都跑进来了。自己已经够可怜了,怎么还有一堆跟自己一样可怜的人来投靠他?戴维到底要怎么面对这么糟糕的情况?

从圣经中,我们没有看到戴维抱怨的记载,我们看到圣经记载说:「戴维就作他们的头目」(撒上22:2)戴维作他们的头目,作谁的头目?做这些欠债的、被压迫找不到出路的、心里忧苦的,怎么那么大胆?这些被世界遗弃的人,作他们的头目,岂不是要「概括承受」他们人生所有的问题?做欠债的头目,岂不扛下他们的负债?病痛找不到出路,是不是也要帮他们扛下这些忧苦重担?跑路的戴维实在太大胆了..............

面对这样艰难的环境,需要多少的包容、耐心、爱心、坚忍………?这些都不是「才能」呀,「才能」是要打天下怎么能容忍别人的无能,这些都是磨「性格」的艰难呀(用加拉太的说法,这些可是圣灵的果子,5:22)!对!上帝在戴维危险时,救他一把,在艰难时,又用各种艰难来磨他性格,磨呀!磨呀!让他的性格有一天可以承受大事业呀。才能算什么?没有优质的性格,上帝没有办法用一个人,连戴维也不例外。

无用的亚杜兰洞,住进四百位无用的人,甚至可以说是被世界唾弃的人,戴维做这些没用人的头目,竟也把他们组织起来,磨呀磨呀,这四百个没用的人竟然性格也被磨出来了,从没用的人被磨成战士、军长,变成一支戴维打江山的铁悍部队,为戴维打下王位,让戴维成为以色列史上最著名的国王。

这里,我们看到一个有趣的事情,躲在亚杜兰洞,是磨戴维的性格呀,才能根本无用武之处。四百个无用的人进了洞里,更是磨人的性格呀。然而,性格被磨出来了,上帝可以用了,这时,组织四百个人时,戴维过去打战练兵的「才能」,又开始被重用了。练这四百个无用的人变成战士、军官,要用多少的才能专业,才能练成铁悍部队?从圣经的记载,我们看到戴维是成功了,也为自己打下那美好的江山。

从这里我们看到,上帝要用一个人,才能固然重要,但是从戴维的故事,我们见识到上帝用一个人,不是先要用他的「才能」,而是要先磨一个人的「性格」,磨到「敬畏神」的品行出来了,「才能」才可被神使用,而且是「大大的使用」。

四、 成就大事业也要尽本分、要等候(V3-4)

戴维把四百个无用的人练成精兵,接着他做的事情是什么?「戴维从那里往摩押的米斯巴去(Mizpah of Moab),对摩押王说:求你容我父母搬来,住在你们这里,等我知道神要为我怎样行。戴维领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戴维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里多少日子。」(撒上22:3-4)摩押在死海东边,对于一个在逃难的人来说,摩押可是有很好的屏障,不容易被攻取,是避难的好地方。

把一堆无用的人练成精兵,戴维怎么会想到把父母送到摩押去?谈到这里,就必须回顾历史,了解戴维的背景。戴维的曾祖父是波阿斯,波阿斯是谁?就是旧约圣经中非常著名的一个外邦敬畏神的贤德女性路得的丈夫。根据旧约的记载,路得是摩押的女子。(路得1:4)在犹大士师秉政时期,路得嫁给了伯利恒人内奥米儿子基连,后来,基连死了,路得就嫁给波阿斯。后来路得与波阿斯生了俄备得,俄备得又生了耶西,耶西就是戴维的父亲。(路得4:21)

因此,戴维的血液里,混着摩押的血统。在开始打江山前,戴维先将他的父母从犹大带到摩押,除了基于安全考虑外,也是因为摩押就是自己的祖先原来的居住地之一。而这件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一个伟大的人,即使开始伟大的事业,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就像戴维一样,虽然自己已经练就了一支精兵,可以开始打天下,为自己建立大事业,然而,戴维不忘自己的父母,先安顿自己父母,然后再开始为自己打天下呀。圣经甚至说:「戴维住山寨多少日子,戴维的父母也住摩押王那里多少日子。」(撒上22:4)一个人如果本分都不做,怎么能口口声声要为上帝做大事业?

戴维藏好了父母,开始了他伟大的事业。然而,从圣经记载,戴维带领的精兵打天下,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也一路被扫罗追杀,一路躲藏,却依旧坚信上帝对他的呼召与承诺,坚信守诺。即使有机会杀掉敌人扫罗,他还是宽容饶恕(撒上26:6-12)。并且等候上帝对他命运一步一步的安排。敬畏神的戴维,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终于打下以色列江山,并且名垂千史。

如果戴维只是一个才气纵横的人,人固然可以用他,但上帝还是无法使用他的英才,有英才又怎样?古往今来,壮志未酬者不是比比皆是?他可能一辈子做个逃命的人,最后自怨自艾罢了。然而,经过多年不断磨性格的艰难,甚至一次比一次艰苦,性格改变了,性格变成可以成就大业的基石。

性格对位了,磨出苦难,也磨出一种生命的深邃与体贴。这时,上帝开始用戴维,而且大大的用戴维的才能,「对的性格」加上「优秀的才能」,让他把一手的坏牌(四百个逃命无用的人),变成一手上乘的好牌(打江山的精兵),磨性格磨出天下大业来,也磨出戴维坐上以色列最伟大的国王宝座。

亲爱的朋友,戴维的故事映照在我们生命里,不很清楚看到,在天平的两端,「性格」决定了你「才能」的用度与力度?你要给上帝用吗?从戴维身上,我们看到这个千古不变的硬理:修整你的「性格」,你的「才能」就能跃上马背,带你奔腾在浩瀚的天地间……….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180人投票

Copyright © Daniel Cheng.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