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INDIANS SLAY TIGERS!”--这个报纸标题几乎向你嘶吼,残杀的景象令你浑身不自在,你的脑海不禁浮现印度南方孟加拉国虎的身影,你想象牠优美的面容、牠的条纹和锐利的目光,接着一枝火力强大的来复枪突然砰的一声,令你脑中的影像应声碎裂,你眼睁睁看着这只极为优美的动物痛苦地扭动身体,不甚优雅地倒下、咽气,你只看标题,就觉得非常不舒服,好像亲眼目睹某桩惨案一般。

可是你应该有这种感觉吗?宰杀濒临绝种动物,特别像孟加拉国虎这样雄伟的动物,无疑是骇人听闻的。假设你先前没注意到”INDIANS SLAY TIGERS!”这个标题出现在早报的体育版,显然这个标题的意涵有别于你当初所想的,不同的Indian、不同的老虎和不同的屠杀方式。昨晚「克利夫兰印地安人队」在大联盟棒球赛事中痛宰「底特律老虎队」真的那么令人痛彻心扉吗?除非你是忍气吞声很久的「底特律老虎队」球迷,否则事情没那么严重。可是你现在怎么知道那则标题讲的是棒球,不是印度人宰杀老虎?你看“INDIANS* SLAY TIGERS”几个字,清楚明白每个字的意思,你把这些字兜起来,意思怎么不是你起初想的--印度人宰杀老虎呢?答案:因为它们(如同所有的字词)的意思是透过类别来传递的!

*译注:英文字Indian一字有两个意思,一为印度人,另一为印地安人。

无论我们是否察觉,我们经由所感知的沟通类别或型态来诠释生活中大小事物,从闲聊谈话到学术撰文都是如此,一旦我们培养了查觉文本中关键线索的能力,我们就赢得了有些人所谓的「文学智能」,因为这些线索会指出我们面对的是何种文体和对它应有的期待(或不应有的期待)。透过在一种文化中成长并学习其各种类别--多种沟通型态,我们便培养了文学智能,倘若我们有了文学智能,一看到体育版的INDIANS SLAY TIGERS!,脑海一定不会浮现印度老虎的画面,因为我们会马上明白要在这种类别做出正确的诠释,你必须判别TIGERS和INDIANS意指美国职棒球队,而非印度人和有条纹的大猫。一旦我们认清类别并顺势调整期待,我们对报纸各版面的诠释随即开始。类别的好处在于它们是公开、可以共享的沟通形式,立刻使人了解意涵。类别是上帝赐下普世恩典中一种恒久恩赐,帮助我们以精确的认知与他人沟通。

圣经的话语是神默示的,透过圣灵,默示话语进入圣经中人所造的类别。圣经中每个神默示的字不脱某个类别,由于类别限制了我们对话语可能做出的诠释,倘若上帝没有把圣经的话放入各类别之内,我们就完全无法明白圣经的话语。因此,上帝透过特定圣经类别「多次多方的」(来一:1)向我们说话,这些类别包括历史叙事、律法、诗歌、智慧文学、启示文学、先知预言、福音书、书信、比喻等等。倘若我们解读圣经的文学智能接近阅读早报的文学智能,就应当能够碰到任何经文都能精确解读,但悲哀的是,我们查经的能力往往不比读完早报体育版大标后,竟为孟加拉国虎痛哭流涕高明多少!

最近我去一个福音派教会的大型成人团契分享,讲题是读经时必须培养对类别的敏锐度。我为了举例说明,就翻到箴言二十二章六节:「教导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我问会众:「我们可以把这句经文当成上帝给家长的应许吗?」大家都怕出糗,所以不敢回答。大多人以为我们可以把它当作应许,而且常常这样做!我为了激使他们回答,又讲了美国历史的一句俗语:「睡得早,起得早,富裕、聪明、身体好。」「谁认为这句话是应许?」我问了这个答案再明显也不过的问题。「没人,为什么没人?…因为这是俗语。」我这么自问自答。「那你们怎么会以为可以把圣经的箴言变成应许?」我等待会众回答,他们一头雾水,最后有人说:「因为这句养育孩子的箴言收录在圣经里啊!」我刻意面无表情,反问:「那又怎么样?」他们回答:「圣经里的上帝无所不能啊。」

这话不假。上帝无所不能,在圣经和别处都是如此。只要祂乐意,祂可以在约翰福音教我们做千层面,在一本食谱里向我们显明基督为我们的罪而死,更可以透过箴言二十二章六节应许赐下救恩给我们膝下子女,这跟主题有什么关连?要是这些肢体的答案正确,意即我们可以把上帝的箴言变成应许,那我们就真的不明白上帝在箴言里的意思了,对吗?倘若箴言二十二章六节不是一则箴言(或者是箴言,但是无需被视为箴言解读),那我们便不知道它的定位或如何解读它,一旦这句箴言有无穷的解读意涵,就可以变成我们心目中的事物,它只有我们视当下需要赋予的类型,甲可以把它当作应许,乙可以把它看成谜语,愤世嫉俗又精疲力尽的父母也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很讽刺的笑话。没有类型,这句话就变得模糊不清,也失去意义,我们实在不知道上帝当初的意思为何,但它确实给我们机会,让我们把上帝的话扭曲成自己觉得顺耳的教导!

希望熟悉这些诠释手法的读者明白我们解读圣经的做法已变得多么不智和危险,诠释文本的焦点从探知作者的意图变为解释读者先入为主的看法,实在可悲,上述例子亦是明证。当我们在诠释文本时漠视类型,就是漠视明白文本意涵的一个极重要助力,怎么说呢?因为假如作者与读者两方打算清楚又有效地沟通,类型是他们必须共享的共通事物之一,一旦我对一段圣经经文的既定类型视而不见,就会成功地把诠释过程个人化并私人化,别人难以明白我所解释的意涵,无论我教导或阅读这段经文,都已把它抽离出众人可以共享和讨论经文意涵的公共场域。

漠视圣经各书卷的类型也可能对基督徒个人生活带来极大亏损。二十年前,我和一个风度翩翩的老弟兄有一番谈话,我还记得他的长相。某个周六,我们一起研读箴言,我指出箴言不是应许,是智能文学的事例,智能文学着重明智抉择。我举箴言二十二章六节为例,指出爱子心切的家长把那节经文当作教养孩子的应许,可说是误解经文。这位亲爱的老兄真的从座位上起身,满脸通红,气愤得不知所措。他和太太育有两个儿子,儿子年幼时信靠仰望神,但到了青春期,竟悖离信仰,成年后,也未回归正道。二十多年来,他和太太这对负责的父母每周数次屈膝为偏离正道的儿子代祷,宣告箴言二十二章六节讲到儿子会心意回转的「应许」!每当他们对两个儿子的永恒依归感到操烦,就靠箴言二十二章六节的「应许」得安慰。你想象一下,他们多年来怀抱一个虚假的盼望,要是两个爱子永远不愿回转,他们对神和祂的「应许」的认知难免会破灭,更不堪的是,这种痛苦和希望破灭的结局起于这位圣徒爱子心切但漠视圣经卷书的类型,误把箴言当作应许,诠释箴言二十二章六节时,上帝的话变成他自己的话,上帝的心意被扭曲了。 

然而,只要我们慢下来,先留意圣经各书卷的类型,就不会身陷这般窘境。正如丰富多样的圣经文学证实,上帝显然也将圣经各书卷分门别类,因为祂透过圣经跟我们传讲的一字一句都不脱那些类型。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译自‘Indians Slay Tigers’ and Braking for Genres一文
正体中文版权 © 2009 Lifting Hands Network Taiwan 举手网络
Copyright © 2003 Walt Russell.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The article originally appeared on the webzine Boundless.org on December 18, 2003.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