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参孙!你在做什么?你盯着桌上那块肉已经很久了。」

「爹地,它太硬了,而且好难吃喔!再吃一口,我就要吐了。」参孙一边说,一边开始哭了出来。

「参孙,不要再像个小娃儿似的。你已经六岁了,如果你再不把我给你的食物给吃下去,你就会像你的朋友一样死掉!昨晚,我们的邻居内森告诉我,他的小女儿莎拉因为没有食物吃,就这样活活饿死了。这个城里有很多人会为了抢我给你的这块肉而争个你死我活,但你却不吃?我知道它的味道有点怪,但它毕竟是一块可以吃的肉,可以保住你的性命。来,再吃一口。」

「这是什么肉?」参孙问。「我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肉。」

「参孙,为什么你就不能感激地把它吃下去?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抢来给你的,没想到你却不肯吃。」说着,参孙的爸爸朝他走过去,把参孙的椅子从桌旁拉开,又气又急的开始对他叫嚣:

「起来,你这个固执、自私,没用的小孩!」他一把将参孙推开,坐在他的位置上开始吃那块肉。「我不打算告诉你这是什么肉,你也不需要知道。但如果你不想靠它活下来,我要。我真不懂我为什么要为你冒生命危险,你这没用的小孩!」

敌军围攻参孙一家所住的城市,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已经将近一年半的时间。能够阻挡敌人入侵这城的只剩四围的城墙,所以他们正在建造一个能够爬上城墙顶部的斜坡,藉此进入城内。而此时城里的人正在挨饿,参孙的妈妈在他们房子后面有一个秘密小菜园,才让她的家人勉强存活下来。

第二天早上,参孙被屋外的喊叫声惊醒。他跳下床,躲在卧室墙边和一个大盒子中间的角落。四名剑已出鞘的士兵冲进房里的时候,参孙的爸爸正从床上跳下来,离他最近的士兵朝他的脖子一挥,利刃穿过他的胸膛,令他当场命丧黄泉。下一个士兵抓住参孙的母亲,拿剑顶着她的脖子。第三名士兵用另一种语言说了几句,抓着参孙母亲的士兵便将她推向第三名士兵。就在这时,第四名士兵抓住参孙的手臂,将他从角落拉出。参孙的母亲尖叫着大喊:「不要杀他,饶他一命,他可以做你们的仆人!」

时间彷佛静止了。后来,抓着参孙母亲的士兵说了几句参孙听不懂的话,于是从参孙背后抓他脖子的士兵把他拖到屋外,向着街上走去。参孙的脖子被掐得很紧,几乎无法动弹,只能小跑步跟上。当他跌倒时,那个士兵以另一只手从他脖子前方将他抓起来,这个动作让他差点窒息。参孙对那个士兵说:「你弄痛我了!」士兵突然停了下来,一手压住了参孙的嘴唇,瞪着参孙的眼睛说了两个参孙听不懂的字,接着把手从参孙脸上移开,继续往前走。参孙只好默默地慢跑跟着。

最后,士兵带着参孙到达圣殿广场,似乎每个住在城里的人都被带到这里,由一整营的士兵看守着。抓着参孙脖子的士兵松开他的手,将他猛力推入人群,参孙差点因他的力道而跌倒,还好人群中有人伸手把他扶住。参孙环顾四周,全都是陌生的人,所以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在人群里走来走去,一方面想找可能认识他的人,同时观察士兵围着的圈子是否有空隙,让他能有偷偷溜走的机会。

中午过后,参孙看到一个年纪较大的男孩试图从士兵间的空隙逃跑。但距离圆圈不到廿公尺,两名士兵追了上来,用剑把他杀死了。参孙害怕的蹲了下来,开始哭泣。身旁有位妇人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静静地说:「小男孩,如果你不想引起士兵的注意就别哭。试着逃走是没用的。」

参孙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抬头看着那位妇人说:「谢谢妳。」

过了一会儿,参孙坐在原处环顾四周,发现大部分的人也都坐在地上。士兵们围着圆圈来回踱步,除了不定时有几个人被推入人群,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下午稍晚的时候,一名高大的士兵走到士兵所围成的圈,高喊着一些参孙听不懂的话。所有士兵开始往高大的士兵的角落移动。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士兵们都走了。当所有士兵都走了之后,人们坐在那里,对眼前所发生的景象感到疑惑。太阳下山时,有几个人站起来离开了,其他人看到他们没有发生什么事,于是也开始朝四面八方散去。

参孙起身回家。当他来到一个角落,看见一名瞎眼的乞丐坐在那里伸手向人讨钱。以前每当参孙去圣殿广场的时候,都会在角落看到这个人,但他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东西,甚至不曾停下脚步。但这次,他走近那个乞丐,蹲下来问道:「有人告诉你今天城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个瞎子说:「没有。我只听到很多喊叫、哭声,许多人跑来跑去的,但没有人停下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呢?」

「我叫参孙。我常见你在这里,但从来没有停下来和你说过话。今天早上有一名士兵杀了我父亲,另外一名士兵把我妈带走了。我没有任何对象可以说话。」

「噢,孩子!」这个瞎子朝参孙的方向伸出手,「我很难过你没有任何对象可以说话,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因为我也一样。」参孙崩溃地瘫倒在盲人怀里开始啜泣。「哭吧!我的孩子,尽管哭吧!」盲人紧紧抱着参孙说道。

过了一会儿,参孙停止哭泣,只是在黑暗中静静窝在盲人的怀里。一段时间之后,这个瞎子问:「你今晚想在我家过夜吗?」

「好的。」参孙说。

「那我们站起来。把你的手给我,我会引导你去我家。我知道你在黑暗中看不见,但我不需要靠眼睛来找到回家的路。你在那里会很安全。」

当他们开始走,参孙打破沉默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的名字是巴多罗买。」瞎子答道。「我来自便雅悯支派。」

二合一

第二天早上参孙醒来,巴多罗买已经出门了。参孙开始观察巴多罗买的房子。这房子只有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地板上有两个垫子、一个大水壶、一个装衣服的盒子和一个装熟透了的食物的盒子。桌上有一片面包,难道这片面包是巴多罗买要留给我吃的吗?参孙不确定,所以他想起母亲的话:「如果不确定一件东西是不是属于你的,就绝对不要拿。」所以他没有拿,走出门看了看四周,想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记得昨晚在黑暗中行走的时候,在进巴多罗买的房子前,他们曾爬上一个山坡,所以参孙转身走下坡去找他。参孙以前没有来过城里的这个区域,他们来的时候在黑暗中转了几个弯,所以参孙至少走了几个小时,才发现自己来到一条他所知道的街上。几分钟之后,他来到巴多罗买所在的角落。果然,巴多罗买坐在老地方乞讨。

参孙一言不发地在巴多罗买身旁坐下。「参孙,我原本认为你可能会来。」巴多罗买说。「但后来想,你可能会找到路回家,然后待在那里。」

「我永远不想回到我原来的家了!」参孙说。「我爸爸的遗体还在那里。士兵们把我妈妈带走了。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一阵长长的沉默之后,巴多罗买说:「你不需要孤单一个人,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和我待在一起。你可以成为我的眼睛,我可以教你如何生存。但你家里或许有些食物,在其他人去那里拿走那些食物之前,我们先去拿。」

「我不觉得自己有办法进入那间房子…」参孙说。「那里太可怕了。」

「那的确不容易!」巴多罗买回答。「但我会跟你一起。你会知道当有人陪在你身旁的时候,你将有无限的潜能。我会一直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一路上我们可以小声地聊天。」

「好吧,我们走。」参孙说。他们起身的时候,参孙将巴多罗买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由参孙负责带路,他们开始出发了。当他们来到参孙家,参孙停下了脚步。门是半开的,难道里面有人?参孙站在那里聆听是否有动作或声音。当参孙正准备把门拉开时,巴多罗买轻声对他说:「这是你家吗?」。

「是的。」参孙小声地回答。

「有人在里面。」巴多罗买小声地说。「我可以听到有人走来走去的声音。」

「我们该怎么做?」参孙问。

「我们往右移动一点点。」巴多罗买小声说。「然后你把门大大的敞开,我会大叫,把他赶走。」

「要是他不出来怎么办?」参孙小声地问。

「他会出来的,」巴多罗买说。「耶路撒冷没有军队了,只剩老弱妇孺。」

参孙悄悄伸手握住门把,猛然地拉开门。巴多罗买立刻大声喊:「从我的房子滚出去!」两秒钟之内,一个没办法跑,甚至无法站直的老人从门口走了出来,看了巴多罗买和参孙一眼,口中说着:「废物!」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走到街上。巴多罗买静静站着,听听是否还有其他人在房子里,然后说:「好,参孙,带我进去。」

参孙将巴多罗买的手放回自己肩膀上,带他进入房子。参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亲的遗体还躺在地板上。参孙倒抽一口气停了下来。巴多罗买问道:「参孙,那是你父亲吗?」

「是的。」参孙回答。「我该怎么做?」

「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巴多罗买回答。「我们应该绕过他的身体,在这里四处找找有没有任何食物或可用的东西,然后赶快离开。」

参孙带巴多罗买到椅子前面,让他坐下。他找到两个大麻布袋,开始把食物放在一个麻袋,另一个麻袋装了一些衣服、枕头、两个盘子、两个杯子、一把刀、一个盘子和一些蜡烛。正当他准备说:「我们走吧!」的时候,参孙想起他母亲在房子后面的菜园。他拿起装有食物的袋子说:「我刚想到我妈妈的菜园,那边或许有一些成熟的水果或蔬菜可以让我们带走。」而那里确实有足够的水果和蔬菜可以装满整个麻布袋。参孙将麻布袋拖回屋内,放在巴多罗买面前,问道:「你扛得动这个袋子吗?它对我来说太重了。」巴多罗买起身,伸手抓住麻布袋,把它扛到肩上。参孙拿起另一个麻布袋,并将巴多罗买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带他出了房子,然后回到他乞讨的地方。巴多罗买带参孙回到他的房子,他们一起准备了健康、美味的一餐。

一周之后,巴多罗买和参孙的食物几乎快要吃完了。敌军的士兵已经不见踪影,愈来愈多人经过巴多罗买坐的角落,将零钱放在他伸出的手上。参孙每天都坐在巴多罗买旁边,但只能坐在那边等待,让他感到愈来愈不耐烦。有天早上,巴多罗买感觉到参孙的烦躁,于是对他说:「参孙,我猜你想去些地方找朋友玩或做其它事情,而不是整天坐在我旁边,我说的对吗?」

「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和我玩的朋友了,但我想四处看看,找机会偷些食物。」

「我的孩子!」巴多罗买答道:「绝对不要偷别人的食物或任何东西。如果我们拿走任何属于别人的东西,应许会满足我们一切所需的神就不会祝福我们了。来吧,这里有人们给我们的一些零钱,拿去看看你可以买到什么?」巴多罗买把手伸进长袍,拿了十二便士给参孙。「你走的时候,请祈祷我们全能的神会增加这些便士的价值,满足我们的需要。」

「但我不敢自己去!」参孙说。「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吗?我可以成为你的眼睛,而你可以教我生存的技巧。」

「好的。」巴多罗买答道。「我跟你一起去。你会体会到有人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的潜能是无限的。我的手会一直搭在你的肩上,而且一路上我们可以小声地聊天。」

他们站了起来,巴多罗买伸出他的手,参孙让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问道:「我们要去哪里呢?」

「我们去圣殿广场试试看。」巴多罗买回答。当他们来到广场,参孙说:「广场上只有少数人经过。」

「那我们进去圣殿吧!」巴多罗买回答。参孙和他的母亲去过圣殿几次,但都只能进到女院。那时的圣殿里总是有很多人,但现在人数寥寥无几。参孙注意到前些时候圣殿里所有的装饰品都已经不见了。敌军士兵偷了所有的装饰品,还包括所有用金和银包覆的物品。参孙告诉巴多罗买他看到了什么,巴多罗买坐在圣殿的中间开始大哭。

过了一会儿,参孙说:「别哭了。圣殿还在,只是没有像以前那么漂亮而已。」

「这是神的家,祂在世上的居所!」巴多罗买说。「敌人亵渎了它。 神允许他们破坏我们的敬拜场所,因为我们已经远离了祂,变得像我们周围的敌人一样罪恶深重。」

「罪恶是什么意思呢?」参孙在巴多罗买停止哭泣后问。

「当我们违背神,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思去做我们想做的事,而不是听神的话,去做对的事,我们就充满了罪恶。」巴多罗买回答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不要偷东西,因为神告诉我们的祖先要爱祂,也要彼此相爱。祂又要我们不可偷窃。当我们违背神的时候,就是在犯罪。」

不久之后,参孙问巴多罗买他们可不可以去其它地方?巴多罗买站了起来,伸出他的手,他们一起离开了圣殿。「还是你带我们到市场呢?」巴多罗买说。「说不定那边会有人在卖食物,我们可以买些东西吃。」

参孙和他的妈妈去过市场很多次,当时那里有很多摊贩。她几乎可以买到所有她需要的东西。但现在只剩几家摊贩,他们都只卖食物。他们找到一位卖面包的妇女,参孙低声说:「这里有个妇人在卖面包。」

巴多罗买问那位妇女:「一条面包多少钱?」

「二十五便士。」她答道。

「我们继续走吧!」巴多罗买对参孙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他们来到一个卖橘子的男孩面前。「一个橘子多少钱?」参孙问。

「六便士。」男孩回答。

「我们买两个橘子,一个算我们四便士。」巴多罗买说。
「两个橘子我卖你们十便士。」男孩回答道。

「两个橘子九便士。」巴多罗买又出了一个价钱。

「好吧,给我九便士然后你们就可以选两粒橘子。」男孩同意了。

参孙数了九个便士,拿给了男孩,然后从一堆橘子当中挑选了最好的两粒。「谢谢你!」巴多罗买说着就离开了。接着他转身向参孙说:「我们去找个可以坐下来的地方吃午餐吧。」

参孙找到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巴多罗买把脸转向天空说:「慈悲的神,我们为这些橘子谢谢祢。」他们默默地吃着午餐,然后巴多罗买让参孙带他回到乞讨的角落。他们坐在那里时,有几个人路过,几乎每人都至少给了巴多罗买一个便士。

傍晚,巴多罗买转向正在睡午觉的参孙说:「我们回到市场去找那位卖面包的妇人,看我们能不能买些面包当晚餐。」当他们找到卖面包的妇人,巴多罗买轻声问参孙,「这次由你来和她谈,好吗?」

参孙问那位卖面包的妇人:「一条面包多少钱?」

「十便士。」她答道。

「我们跟妳买两条面包,一条算四便士。」参孙说。

「我还剩四条面包,十八便士卖给你们。」她回答道。「我不想再把它们带回家了。」

「我们用十五便士买妳那四条面包,这样妳也就不用把它们带回家了!」参孙说。

「给我十五便士,面包就是你们的了!」妇人答道。

在他们回家的路上,巴多罗买说:「参孙,你学得真快!但我们要知道,全能的神,我们的供应者,今天和我们同在,当全能的神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能做的事是无可限量的。祂永远会将手搭在你的肩上,而你可以一路上悄悄地和祂聊天,聆听祂对你说话。」

随着时间的经过,巴多罗买和参孙发展出亲密的友谊。靠着参孙的眼睛和他那清楚描述所见事物的能力,让巴多罗买更加了解他周围的世界,包括它的美丽和危险。巴多罗买的智慧和耐心教导了参孙更多的知识和智能,尤其是在面对那些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想要控制他的人,他知道如何解决这样的困境。在很多方面,巴多罗买就像是参孙的父亲,而参孙就像是巴多罗买的儿子。

有一天,参孙坐在巴多罗买旁边,当时很少人路过,更别说是施舍他们金钱。参孙一时感到很无聊,他对巴多罗买说:「我想去一些商店,看看他们卖些什么,可以吗?我过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巴多罗买的回答是:「祝福那些你遇到的人。」参孙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他谢了巴多罗买,踏入了他右边的第一扇门。几秒钟之后,只听店里的小姐说:「你这个小乞丐在我的店里做什么呀?现在给我滚出去,别想顺手牵羊!」

参孙转身离开了那家商店,然后走进下一间商店。店里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参孙。「你不是和瞎眼乞丐一起在转角乞讨的那个男孩吗?你是来这里偷东西的吗?」男人问。

「不是的!」参孙回答。「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打扫。」

「免费吗?」男人问。

「不,只要三便士。你的店会看起来更干净,走进来的人们会想在这里买更多东西;你不但会把三便士赚回来,而且会赚更多。」男人同意了,给他一支扫帚,然后站在一旁看着参孙工作。当他打扫完的时候,男人告诉他,愿意每天给他三便士请他来打扫。在短短四周之内,参孙每天打扫的商店从一间增加到十一间,而且每一家店都愿意每天付他三便士。

某一个夏日傍晚,吃完晚餐之后,参孙问巴多罗买:「常常我问你可不可以去哪里的时候,你总是说:『祝福那些你遇到的人。』那是什么意思呢?」

「祝福某人就是给他来自神的某些东西。」巴多罗买答道。「许多雇用你为他们工作的人告诉我,你是如何认真地工作,而且和善的态度带给他们喜乐。你以你的工作祝福他们,所以他们很乐意付钱给你。」

「你常常谈到神,但我从来没有看过祂。」参孙说。「祂到底是谁?」

「神不像人一样,是你眼睛无法看到的。」巴多罗买答道。「祂是世界的创造者,太阳、月亮、星星,以及其它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是神创造的,当然也包括了人类。」

「就连坏人也是吗?」参孙打岔问。

「不,所有神的创造都是美好的。」巴多罗买说道。「但神给了人们顺从祂或拒绝祂的能力。神赐福那些顺从祂的人,但让那些拒绝祂的人做他们想做的事,祂不会祝福他们。有时人们为了做他们想做的事,会伤害到别人。记住,我们的供应者,全能的神每天都与我们同在。当我们全能的神与你同在时,你的能力是没有极限的。祂会一直把手放在你的肩上,你可以一路上悄悄地和祂说话,并且聆听祂的声音。」

霸凌

两周后的一个星期五,就在参孙快打扫完最后一间商店时,一个年纪比他大,体格也比他壮的男孩走进了商店,打量着那些摆放在店里的商品。他走来走去看东西的样子让参孙感到紧张,但他继续打扫。参孙把一堆垃圾从后门扫了出去,然后回来领他的酬劳。当店家在算三个便士给他的时候,参孙瞥见那个男孩,看见他靠得很近在观察。接着男孩转身离开,然后参孙看到他消失在巴多罗买所在的角落。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另外一个年纪更大、更壮硕的男孩看着第一个商家付他薪水,然后另一个男孩在参孙打扫下一间商店的时候,也看着他领薪水。到了星期四,已经有四个不同的男孩看着参孙打扫然后领薪水,参孙看到他们总是在监视着他。傍晚,参孙告诉巴多罗买他的恐惧,他觉得这些男孩会为了抢他的钱而伤害他。巴多罗买想了几分钟然后说道:「参孙,我真希望我能保护你,不受这些男孩伤害,但是我看不到,更不用说是打架了。如果这些男孩包围你,要你给钱,记得向神祈祷,请求祂的保护,并把钱给他们。他们可能还是会伤害你,但这也会让神伤心。神会给你力量,让你更容易承受这些痛苦,因为祂知道所有的情形。这样的经验就算会有痛苦,全能的神也会在适当的时机,用它带给你超乎想象的祝福。」

第二天,当参孙打扫完最后一家商店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其中任何一个男孩,于是他开始走回家。不料在距离商店两条街的地方,他在转了一个弯之后,碰到其中两个男孩。他开始后退时,又碰到了另外两个。「小子,把你的钱给我们,把所有的钱通通交出来!」第一个男孩伸出手说。

参孙将手伸进他的袍子,倒出所有的便士,把它们放在男孩的手上。男孩数了一下然后说,「应该要有三十三便士,但这里只有三十一便士。」

「你再数一次,」参孙说。「我给你三十三便士了。」

「你是白痴啊!」男孩说。「你是在说我不会算数?来!我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他往参孙脸上揍了一拳。那时,四个男孩开始对参孙拳打脚踢。其中一人撕下参孙身上的长袍,开始寻找硬币。此时参孙已经躺在地上,试图用双臂遮住头。然后其他三个男孩也不再踢他,开始试着在他的长袍里寻找更多的硬币。

最后,其中一个男孩说道,「他今晚就只有这么多钱了,我们走。」他们把破洞的长袍丢还给参孙,然后大笑地扬长而去。参孙用他破了洞的长袍擦拭鼻子上的血,然后走回家,但他没有把挨揍的事情告诉巴多罗买。

接下来那个星期五,在参孙打扫的时候,他一直在注意那些男孩有没有出现,但却连一个都没有看见。为了安全起见,他从另外一条路回家。在距离家一条街远的地方,那四个男孩从最后一个转角跑了过来,抓住他,又开始向他要钱。这一次他们不等参孙把钱拿出来便直接伸手进他的长袍里抢,并开始对他拳打脚踢。当他跌倒在地的时候,他看到原本坐在他身上揍他脸的那个男孩,突然从空中往后飞出去,而另一个男孩也跟着跌跌撞撞地摔倒,接着第三个和第四个男孩开始逃跑。参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伸手要拉他起来。男人让参孙站稳,对着他微笑,一句话也没说就松开了参孙的手。

参孙抬头看了看他说:「先生,谢谢你!你为我做的这件事,以前从来没有任何人为我做过。」

这个男人带着微笑,但什么话都没有说。反而摇摇头,把手放在他的嘴上,发出一阵怪声。

参孙说:「没关系的,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

但是那个男人又把手放在嘴上,然后将它拿开,参孙只听到他发出:「哼、哼、嗯、嗯」的声音。

「你不能说话,是吗?」参孙回答。

男人点了点头。

「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参孙问。「我家离这里只有一条街,我想让你认识我的新爸爸。」

男人点了点头,所以参孙牵起他的手,然后带他回家去见巴多罗买。接下来的八年,参孙、巴多罗买和他们口中的这位大约翰住在一起,彼此照顾。


问题讨论与分享
废物
这个故事是根据杰里迈亚书第卅九章与列王记下廿五章一至七节建构的,当时耶路撒冷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围困攻陷。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


Q. 故事中有哪些词是你听不懂的?

A. 让小朋友说出他们还记得的一些陌生字词,把它们的意义解释给小朋友听。

Q. 士兵会无缘无故杀人吗?

A. 是的,以色列国王和他的军队在夜间逃跑,但在城外被擒并且遭到处决了。这个城里的许多人被杀害,其他人被带到巴比伦,成为巴比伦人的奴隶。

Q. 为什么军队就这样离开了呢?

A. 犹大王西底家的军队,以及王子和贵族在夜间逃离了城市,巴比伦的军队赶去利比拉追拿他们,只留下城里的穷人。

Q. 巴多罗买告诉参孙:「我会陪伴你。你会体会到当有人陪伴你的时候,你的潜能是无可限量的。」你对这些话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A. 无论你的孩子对信任关系的重要性有什么想法,都要加以接受与肯定。

Q.  巴多罗买告诉参孙:「当我们全能的神与你同在时,你做任何事都是没有极限的。他会一直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你可以一路上悄悄地与祂说话,并且聆听祂的声音。」你对这些话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A.  无论你的孩子对与全能神之间的信任关系的重要性有什么想法,都要加以接受与肯定。

Q. 巴多罗买告诉参孙:「如果这些男孩包围你并要你给钱,记得向神祈祷,请求祂的保护,并把钱给他们。他们可能还是会伤害你,但这也会让神伤心。神会给你力量,让你更容易承受这些痛苦,因为祂知道整个情形。这样的经验就算会有痛苦,全能的神将因着祂的名,用它带给你超乎想象的祝福。」你对这些话有什么样的想法呢?你认为有可能是神差派大约翰来保护参孙吗?

A. 接受你小孩的答案,并且谢谢他。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2018 by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