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何弗尼,准备好迎接今天新的冒险了吗?」非尼哈和他的弟弟刚吃完早餐,准备一块儿去外面溜搭溜搭。

「你觉得我们今天能找到比昨天更好玩的事吗?」何弗尼问道。 「昨天你把你的头和衣服都涂满了羊血,看起来就像个死人似的躺在地上。有个老太婆走近你,你便跳起来对着她咆哮,当时我还真怕她被你给吓死!我想,我这辈子永远也忘不了那个老太婆脸上惊恐的表情。今天你有什么计画?要不要再找其他朋友一起加入?」

非尼哈回答:「我看还是免了吧!他们的水准太差,既胆小又怕惹麻烦,根本是群笨蛋!他们不像我们这么聪明,动作又没有我们快,所以他们喜欢跟我们一起行动,因为我们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刺激有趣。」

当兄弟俩往门口走去时,他们的母亲叫住他们,问道:「你们两个小子要去哪里?」

非尼哈骗母亲说:「我们要带羊群到河边的草场,可以让我们去吗?」

「当然可以啊!乖孩子。要记得看好这些羊。」她回答道。

非尼哈向她保证:「妈,我们一定会的。」

这对兄弟走向羊圈,非尼哈打开门,让羊群慢慢走出来,何弗尼则是跟在后面照顾脱队的羊,试着让它们跟上。

在往草场的途中,何弗尼忽然疑惑的喊着说:「非尼哈,你要去哪里?这不是通往河边草场的路呀!」

非尼哈回答:「我知道。我要带它们到多拉的羊栏,他会很乐意帮我们照顾这些羊,这样我们就可以到市集看看能有什么斩获。」

何弗尼问:「你是说看看有没有油水可以捞?」

「当然喽!」非尼哈回答:「你不会临阵退缩吧?」

何弗尼回答:「算我一份,我们是同一阵线的。」

不久,两个男孩把羊群带到多拉母亲的羊栏。多拉的父亲三年前遭到杀害,他的母亲费尽心力要让家人不致挨饿。非尼哈事先承诺过多拉:「只要你让我们的羊群待在这里,等我们再来带它们回家时,会付给你酬劳。」

把羊安顿好之后,他们到了市集。非尼哈和何弗尼开始四处闲逛,看看那里卖的食物和用品,假装是要帮父母买东西。在那里有个带着幼儿的年轻母亲,她有几只羊要卖。

非尼哈说:「何弗尼,你看到左边的那个妇人吗?她带着一个幼儿,有几只羊要卖。你去她那里,开始检视她的羊。我会在这里先待个几分钟,这样她就不会知道我们是一伙的。等我过去的时候,我会利用她的孩子制造一些麻烦好转移她的注意力。那时,你要将绑羊的绳子松开,偷偷牵一只羊到多拉的羊栏。你记得要绕路,这样如果有人问到牵了一只羊的小孩,人们就会指引她去错误的方向。你就待在多拉那里,我会到那里与你碰头。现在我们依计分头行事。」

「你真坏!」何弗尼说。 「我们就照你的话去做!」于是他慢慢走向那几只羊。

过一会儿,非尼哈也朝那几只羊走去。他从外袍的口袋掏出一把小刀,蹲在这个妈妈和她的小孩中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小孩的手臂上割了一个小伤口,再快速将小刀放回口袋。血开始从伤口流出,小孩开始尖叫,努力想绕过非尼哈去找妈妈。

非尼哈转身向那妇人说:「哇,好可怜!妳女儿的手臂好像割伤了,正在流血。我这里有一小块布,可以用来包扎伤口。」他一边说,一边掏出口袋里的布。

妇人感激的说:「真是谢谢你!」于是拿布来包扎女儿手臂上的伤口。

非尼哈抬头看了一眼,说:「妳的羊跑掉了!我去帮妳追羊。妳好好在这里照顾女儿,我会把它们带回这里给妳。」

妇人再次向他道谢。

不出几分钟,非尼哈就找到这些羊,把它们交回给妇人。她忙着照料孩子,没有时间计算羊只的数目。

非尼哈问:「妳和妳的女儿都没事吧?」

她说:「我们没事,你真是个优秀的年轻人。」

于是非尼哈离开那里,来到多拉的羊栏与何弗尼会合。

他们又回到市集的另一端, 看见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有叫骂声从当中传出来。他们趋前一看,发现引起这场骚动的是个到市集买东西的麻疯病妇人。没有人敢碰她的钱或让她靠近他们的食物,也没有人愿意为她买食物。

妇人不肯离开,反而试着到蔬菜摊前喊着说:「我需要食物,不然我会饿死。」这样一来,人们开始拿棍子威胁她,试着把她赶走。

非尼哈从一个摊贩那里捡一颗蕃茄丢向这个妇人,正好击中她的肩膀。正当她转头看向非尼哈时,他的第二颗蕃茄已经丢了出来,不偏不倚打到她的左脸颊。接着其他摊贩也跟着拿一些蔬菜丢她。她咒骂着,悻悻然的离开了。

何弗尼说:「你真坏!」「这样她就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人群渐渐散开,何弗尼转身对非尼哈说:「那接下来呢?还有什么刺激的?」

非尼哈回答:「我也不知道。今天的冒险好无聊,都是一些以前做过的事;以前我们也曾经用蕃茄砸人。这样吧,现在我们兵分两路,谁先发现刺激的新鲜事,就向另一个人示意,然后再会合计画怎么找些乐子。你还记得我们的暗号吗?搔耳朵表示『我不认识你』;手放在喉咙表示『不要说话』;搔头表示『我有一个计划』。」

何弗尼说:「好,就这么办!但你不要脱离我的视线。」

于是这两个男孩开始朝不同方向前进。走没多远,何弗尼观察到有个叫卖小麦的小贩,买的人把几个铜板交到小贩手上,他便转身将钱放进一个小袋子,再把袋子放进搁在地上他叫卖的一袋袋小麦前的外套里。

于是何弗尼找到哥哥,对他说:「跟我一起来,我会把一个卖小麦的商人指给你看。到时候你从正面接近他,我会绕到他后面去。我已经弄清楚他把钱袋藏在哪里,所以在你跟他讨价还价的时候,我会偷偷拿走他的钱袋。这样够刺激了吧?」

非尼哈说:「这将是一个新的里程碑,我们动手吧!」说着,非尼哈慢慢走向何弗尼所指的摊贩,假装要向他购买全部的麦子。

小贩怀疑的说:「你要买我全部的小麦?你只不过是个小孩子,怎么买得起全部?」

非尼哈说:「我当然买不起,是我父亲要我来买的。这小麦一袋多少钱?」

小贩回答:「一袋七块钱。」

非尼哈说:「如果你肯降到五块钱,我父亲就全部买下来。」

小贩回答:「我不可能降到这个价钱。你的脑袋八成有问题!」

非尼哈说:「不是我的脑袋有问题。你想想:你可以把全部小麦一次卖给我父亲,也可以到天黑之前还卖不出几袋,看你自己的选择喽!」

在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何弗尼已经绕到小贩背后。他从一袋袋小麦上方伸过手去,把小贩的钱袋从搁在地上的外套里拿出来,接着马上转身离开。

非尼哈见状假意的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看小贩没有答腔,非尼哈便转身走向另一个小麦的摊贩。后来他也离开了市集,到多拉家里和何弗尼碰面。

当非尼哈走来时,何弗尼大叫:「我们实在有够坏!这真是一个新的里程碑!」

非尼哈问:「袋子里有多少钱?」

何弗尼回答:「我还没有看。但我确定付完多拉的报酬,还会剩下很多钱。」

两个男孩各把一些铜币塞在口袋里,再把钱袋藏在多拉找不到的地方。接着他们走回市集,准备寻找新的冒险。

非尼哈在市集里和一个朋友说话,何弗尼则是做着白日梦,一边想着他刚到手的财富,一边看着一群小朋友玩耍。

突然间,有人用手紧紧抓住何弗尼的双臂,令他动弹不得。他抬头看到左右各有一个壮汉把他架了起来,让他的双脚碰不着地面。跟在这两个男人背后的,正是早上被他偷走一只羊的妇女,她大声叫着:「就是这个男孩偷了我的羊!」

何弗尼双脚不停乱踢,口中不断咒骂,但这两个男人紧抓着何弗尼毫不松手,一路架着他到市集外一个卖绳子的摊子上。其中一个男人对摊贩说:「我们需要一条绳子来绑这个小偷。」

何弗尼抗议的喊着说:「我才不是小偷呢!我怎么可能偷人家的羊呢?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

这时,何弗尼看到非尼哈走到附近。当他和何弗尼目光交会时,他先搔了一下耳朵,接着把手放在喉咙上,又搔了一下头。

非尼哈问:「你们为什么把这个男孩绑起来?」

那个妇人说:「他偷了我的一只羊。」

非尼哈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她紧紧的抱着孩子说:「今天稍早的时候。」

非尼哈冷静的回道:「那就不可能是这个男孩做的,他整天都在河边的草地上照顾我父亲的羊群。我今天早上把他留在那里,自己到市场帮我母亲买点东西。那时,我还帮妳把羊找回来,交给妳和妳的女儿,妳不记得了吗?后来我立刻回到了草场,先把羊群带回家,我们是在几分钟前才又回到市集的。所以,一定是我忙着帮妳找其他羊的时候,另一个男孩偷了妳的羊。但是很抱歉,我没有看到谁偷了妳的羊。」

「凭什么要我们相信你的话?」其中一个仍然紧抓着何弗尼不放的男人问道。

非尼哈回答:「我不会说谎。我们的父亲是大祭司以利,我们正在接受训练,将来也要成为祭司。」

这两个男人彼此对望,沉默了好一阵子。接着他们又望一望这两个男孩、那个妇人和她的小女儿。

最后这位妇人开口了:「我可能认错人了。我当时很肯定就是这个男孩,但我不相信以色列大祭司的儿子会偷人家的羊。他没有必要这么做。」

接着她转身向何弗尼说:「我向你致歉,可以请你原谅我吗?」

「我原谅妳!」何弗尼一边冷静的回答,一边看着非尼哈,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但其中一个男人仍不肯善罢甘休:「等一下,我哥哥会轻易相信你的话,但我可不一样。我认为你们两个都在说谎。我认识大祭司以利,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父亲。哥哥,你看好我们的犯人,我去他家把事情弄个明白。」

他哥哥说:「你太多疑了,你以为每个人都是来偷你东西的。」

弟弟说:「我是个务实的人,而你是我们家最容易被人骗的人。很快我们就知道事实的真相了。」

他抓着非尼哈的手臂说:「我要带这个孩子去找以利,说不定以利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呢!如果以利不认识这个男孩,我会带着他回来,到时候,你们这两个小鬼所受的痛苦一定会让你们终身难忘!」

是以利亲自来应门的。他打开门后说:「你弟弟呢?」上门求证的那个人说:「以利您好,我和您的孩子之间可能有点误会。看来他们说的是实话,等会儿我会放了您的小儿子。」

在那个人转身离开前,以利又问道:「你弟弟人在哪里?我们的羊跑到哪里去了?」

非尼哈若无其事的回答他的父亲:「我们把羊群留在多拉那里。何弗尼和我今天下午去市集想买礼物送给母亲。这个人和他的哥哥误认我们是小偷,何弗尼在他哥哥手上,我现在和这个人一起去把弟弟带回来。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会顺道把羊带回我们的羊圈。」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以利还频频的说道:「我们家的非尼哈和何弗尼都是好孩子,他们俩有很好的名声……」

问题讨论与分享
恶形恶状

这个故事是个根据撒母耳记上二章十二至卅六节与撒母耳记上四章四至十一节这两段经文内容改编而成,故事内容纯属虚构。


Q. 故事中有哪些词是你听不懂的?

A. 让小朋友说出他们还记得的一些陌生字词,把它们的意义解释给小朋友听。

Q. 非尼哈和何弗尼的故事是否让你想到了飞哥与小佛?他们这两组人物有什么异同之处?

A. 这两组人物相似之处包括了他们都有一些疯狂的点子,都自以为比其他人聪明。相异之处则是飞哥与小佛不会伤害任何人,但非尼哈和何弗尼会对人造成伤害。飞哥与小佛会避免不幸的事件发生,但非尼哈和何弗尼会为别人带来不幸。飞哥与小佛是卡通人物,但非尼哈和何弗尼确有其人,圣经中描述了他们成人之后的故事。

Q. 非尼哈和何弗尼在圣经的什么地方出现?他们是什么人?有什么故事?
 
A. 非尼哈和何弗尼出现在撒母耳记上二章十二至卅六节与撒母耳记上四章四至十一节这两段经文。这里的故事讲到他们成年的表现,包括他们的生命如何结束,以及神对他们的观点。小朋友对这段故事可能非常感兴趣,但在讲故事时要对内容作适当的调整与摘要。

Q. 非尼哈和何弗尼只是因为过度早熟,喜欢作弄别人,却能全身而退?抑或他们的行为是神所厌恶的?
 
A. 在《恶形恶状》中的非尼哈和何弗尼这两个角色的设计,是根据箴言六章十六至十九节的逻辑以及以下这个命题:「非尼哈和何弗尼在孩童时可能有什么样的表现,才会导致他们成人后,做出记载在撒母耳记上第二章与第四章的行为?」

Q. 你觉得为什么这个故事的标题是《恶行恶状》?
 
A. 这个标题不只要描绘儿童及青少年可能有的不良行为,也要突显出语言的演变,有些原本负面的字词,后来成为用来表达恭维与仰慕的话语。

Q. 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想出其它字词,过去它们是用来表达不好的事情,现在却带有正面的意涵?
 
A. 类似的一些常见字词包括了「坏」、「变态」。有些字词本来有贬低的意味,现在却成为一种恭维的话,小朋友在这方面或许知道一些能和你分享的字词。

Q. 在撒母耳记上第二章与第四章中,展现了神使用不完美的人来实现祂的旨意,但祂有时也会除掉那些伤害祂儿女的人。你的孩子是否能想到神还曾经使用了哪些恶人或曾经除掉哪些恶人?

A. 神使用约瑟的哥哥、埃及法老王、喇合、哈曼、尼布甲尼撒、希律王、彼拉多、犹大,另外还有一些不得善终的人。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2015 by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