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大卫,快点起床,有件事太不对劲。都已经清晨了,父亲却还没回来。赶快起床,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尼克,你这人真是很糟糕耶。太阳都还没出来就把我吵醒。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呢?你确定父亲还没回来吗?你找过他的房间吗?」大卫抱怨说道。

「当然找过了,自从母亲过世后,父亲午夜前一定会回家。我昨天坐在门旁的椅子上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蜡烛熄灭了。我还以为是父亲回来把它吹熄的,没想到我一推开他的房门,他却不在家。我们必须出去找他。」

「你自己一个人出去找就好了。我待在家里,他回来才不会找不到我们。」

「我知道你只想再回去睡觉,算了吧!这也不失是个好主意。我自己去找他好了。」

尼克朝着圣殿走去时,天色还有点暗,但他已经可以看清楚迎面而来的人。第一个人是他父亲的朋友,与尼克擦身而过时说道:「早安,刀疤脸。」

第二个人也认得,这个人停下脚步对尼克说:「刀疤脸,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这么早起床?」自从三年前他弟弟招惹一个赶驴子的人,这个人气得在他脸上划了一刀之后,人们就管他叫「刀疤脸」。

这两个人都是以色列人的领袖,是议会的成员,议会是由祭司、长老、律法师所组成的。

「我父亲从昨晚开会到现在一直没回家,我是来找他的。」尼克回答。

「你父亲和我整夜都在开会,很快就能回家了。」另个人边回答边向前走。

果不其然,第四个人正是他的父亲。

「儿子,你怎么不是在床上睡觉呢?」他问道。

「父亲,对不起。昨天您说要参加一场会议,但以前您总是会在我上床前回到家。所以我昨天坐在门边,点着蜡烛。过一会我睡着了,醒来时烛火已经熄了,天快亮了,但去到您的房间却没看到您。以为您出了什么事,所以就出来找您。」

「的确发生一件很糟糕的事,但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他父亲说着。「我去大祭司的宅邸参加会议,过了不久,才了解开这个会的目的。是一群守卫把拉比耶稣手绑在背后,带进开会的地方。他一被带进来,有些祭司和一些朋友们,就开始对他大吼大叫。当他被带到大祭司面前,声音才安静下来。后来大祭司开始问拉比耶稣一些问题。当他回答时,站在他身旁的人打他一巴掌说:『祢这样回答大祭司吗?』

接下来,整个房间的人开始骚动,有些祭司指控拉比耶稣做了什么错事和说错了什么话。但他们的指控显然毫无根据。我还以为拉比耶稣应该不会有事。」父亲叹了口气,接下去说:「大祭司起身,大家安静下来。大祭司问说:『祢是那当称颂者的儿子基督不是?』

『我是。』耶稣回答。结果大祭司撕开衣服,说:『你们都听见他这僭妄的话了。你们的意见如何?』结果祭司们定了他死罪。还有人吐口水在他脸上,又蒙着他的眼睛,用拳头打他。后来等守卫把他带走,我就立刻离开现场了。」

「父亲,您之前和拉比耶稣说过话。您相信他是弥赛亚吗?」尼克问。

「儿子,这件事真的很难说。」父亲忍不住摇摇头。「我知道拉比耶稣很伟大,医治好许多人。但要说他就是应许中的弥赛亚,我真的不敢肯定。」尼哥底母回答。

走进前门时,毫无意外地看见大卫还在床上睡觉。尼哥底母说:「这件事不会就此结束。我们必须在罗马人介入之前结束这场闹剧,不然就会有大麻烦了。叫醒大卫,吃过早餐,再找出士兵把拉比耶稣带到哪里去了。」

三人很快吃完早餐,出去打听。回头往该亚法的宅邸走去,看到许多人朝着总督彼拉多的衙门跑去。父子三人也跟着过去。

到了衙门附近,看见群众围在门口。尼哥底母问一位朋友:「拉比耶稣在哪里呢?」

「罗马士兵把他带到里面去了。」朋友回答。

尼哥底母低声地对尼克和大卫说:「因为他们不晓得该怎么处置他,很可能会放他走。」

几分钟后总督彼拉多走出门口,对群众说:「我查不出他有甚么罪来。你们有个规矩,在逾越节要我给你们释放一个人,要释放这位犹太人的王吗?」

「不要这个人,我们要巴拉巴!」一个祭司喊着,后来愈来愈多人也跟着喊:「我们要巴拉巴!」

「这个巴拉巴是谁呢?」尼克问。

「巴拉巴是叛党的领袖,企图推翻罗马的总督,比拉多不会释放他的。」尼哥底母回答。

但总督彼拉多向士兵示意,让他们把拉比耶稣带回衙门内。他吩咐士兵:「对他用鞭刑。」士兵用荆棘编做成冠冕戴在他头上,血流到他的脸和脖子上。又给他穿上一件旧的紫色袍子,把他打扮成国王的样子。接着用手掌打他:「犹太人的王万岁!」接着把拉比耶稣绑在一根柱子上,再猛烈的鞭打他。

大卫用力伸长脖子还是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当群众向前挤去时,他索性转身走到人群后方的一座墙,爬到墙上来观看。

背部、肋旁、腿部都流着血。却没有人阻止,士兵仍旧一次又一次的鞭打。

尼哥底母和尼克往后退到大卫身边。「爸爸,您快叫他们住手。」大卫哭着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尼哥底母回答,眼泪流了下来。「可能等他们打完了,总督就会把他带回衙门内,等待群众都散去吧。」

当士兵们打完了拉比耶稣,总督彼拉多再次走到群众前面说:「我把他带出来是要你们知道,我查不出他有甚么罪。」士兵们把拉比耶稣带了出来,总督彼拉多高喊:「你们看这个人!」

「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祭司长和差役喊着。

「父亲,您快想想办法,这些人敬重您,他们会听您的话。」尼克说。

「他们不会听我的。当他们喊着『钉他十字架!』时,我想到先知以赛亚在几百年前这么写:『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被压伤。因他受的惩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所有的文士都知道这是关于弥赛亚的预言,今天这些人所要做的事,证明了耶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真的是弥赛亚。」

「他们真的要把弥赛亚,钉死在十字架上吗?」尼克问。

「是的,无论怎么做,都无法阻止他们。」

时间来到中午了,总督彼拉多再次把耶稣带到衙门外,周围都是士兵。彼拉多坐在衙门外的审判桌前,再次宣告说:「看哪,这是你们的王!」

「钉他在十字架上!」群众高喊着,接下来甚至开始吟诵:「钉-十-架、钉-十-架」声音愈来愈响。

「你们要我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彼拉多问。

「除了西泽,我们没有别的王。」站在最前面的祭司长傲然回答。

于是彼拉多将弥赛亚耶稣交给犹太人,去钉十字架。他们无权把人钉十字架,必须让罗马士兵来做这件事。罗马士兵把耶稣带往行刑的地方。还要耶稣扛着自己的十字架,直到精疲力尽为止。尼哥底母和两个儿子跟着人群,看着士兵们将他按在十字架上,用钉子钉在他的手和脚上,再把十字架竖立起来,插进地上的洞里。有两个强盗和耶稣一起被钉,一个在他左边,另一个在右边。

尽情嘲笑一番后,群众渐渐散去,尼哥底母父子以及其他少数人仍然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尼哥底母说:「弥赛亚耶稣是甘愿为我们受死的。以赛亚预言到他的死,他写道:『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被压伤。因他受的惩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大卫开始啜泣。尼克上前去和他抱头痛哭,尼哥底母用双臂拥抱两个孩子。虽然还是白天,但天色突然变得像夜晚一样。他们清楚听到耶稣高喊:「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他们仰头,看见他的脸转向他们,然后头垂了下来,下巴靠在胸膛。「孩子们,弥赛亚耶稣已经死了。」尼哥底母轻声地说。

有一个百夫长,也看见这幅情景,转身对尼哥底母说:「这真是个义人!」

尼克深深吸了一口气,摸着脸上的疤,说道:「父亲,您说对了。他们杀害了弥赛亚,只有他是义人,其他人都有罪。」

坐了一会儿,尼哥底母说:「孩子们,不能让弥赛亚耶稣挂在十字架上过夜。我们回家准备些香料来安葬他。」于是他们站起来,转身走回家。

回程的路上,他们遇到尼哥底母的朋友约瑟,也是议会的成员,只见他手里拿着梯子和麻布。忍不住停下脚步,「你要去哪里?」尼哥底母问。

「我已经去向总督彼拉多求情,他答应让我把耶稣的身体从十字架上拿下来,放到我自己的新坟里。我现在正打算去做这件事。」

「我们也预备了香料,要去埋葬耶稣。一起来吧!」尼哥底母说。

四周恢复明亮了。他们把耶稣的身体从十字架放下来。约瑟把梯子放在一旁,从肩膀抬起耶稣的身体,尼哥底母负责抬脚。两个孩子把细麻布和香料袋放在肩膀上,各抬着一只手臂。等他们把他的身体抬到约瑟预备的新坟墓──一个从山壁凿进去的坟墓时,有两名妇女一路跟着。

尼哥底母和约瑟用香料和细麻布,把耶稣的身体纒裹好,尼克、大卫和妇女们静静观看。等做完时天已经快黑了,走出了坟墓,约瑟和尼哥底母合力推了一块大石头封住洞口。大家都没有说话。彼此点头示意后,各自回家。

第二天是安息日,尼克惊讶得很,因为父亲竟然没有去会堂,一直留在家里。到了下午,「父亲,我想出去透透气,可以出去找朋友吗?」大卫说。

「当然可以,不过要在日落前回来。」父亲回答。

大卫带着甩石器出门了。跑个步让自己心情好一些,他很快就到了谷门。巴特、西门和扫罗早就在那里了。「飞毛腿!你昨天有看到有人被钉十字架吗?」扫罗说。

「有啊,那你呢?」大卫回答。

「我看不下去,太残忍了,我觉得恶心,所以就先回家去了。」

一行人往汲伦溪谷走去时,大卫提议:「我有一个想法。有六个祭司唆使群众,要求把耶稣钉十字架。他们必须为拉比耶稣的死负责、应该为自己的罪付出代价。」

「你有什么计划吗?」巴特问道。

「我们都会用甩石器。可以针对每一个祭司,看看他们经常去哪里祷告,查出什么时候会落单。如果我们分别站在四个角落,正面的人负责分散祭司的注意力。其他人可以偷偷接近,再用石头朝祭司的后脑勺或头的两侧射去,再往相反方向逃走,没有人会知道是我们做的。干脆六个祭司都除掉,这主意怎么样?」大卫回答。

「太危险了。」年纪最小的西门说。

扫罗也帮腔说:「没错,杀害动物是一回事,但取人性命就不一样了,更何况这六个人都是祭司。这会让我们都成了罪犯,搞不好还会钉十字架。」

黄昏了,安息日即将结束,这几个男孩走过谷门后,各自回家。大卫没有把计划透露给哥哥和父亲,但整晚睡得很不安稳。

天刚亮时大卫就起身,穿好衣服,决定先绕到坟墓,再去牧羊。就在距离坟墓约一百公尺的地方,遇到一位妇女,他记得把耶稣尸体抬进坟墓时,见过。她也停下了脚步,问说:「你不是那天把拉比耶稣尸体抬到坟墓的人吗?」

「对啊!」大卫回答。

「拉比耶稣复活了!我看见他,他还跟我说过话。」那妇女高举双手,大声呼喊。

「但我知道他死了,是我把他抬到坟墓里的。我应该相信吗?从来没有人死而复生的。」

「我知道,但现在他复活了!我真的看到夫子,荆棘冠冕在他脸上留下疤痕,还有他手和脚上的钉痕。」妇女激动地说,又补充道:「而且我也认出他的声音。」

「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叫我的名字!我认出他,他还给了我一个拥抱,对我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妇女紧接着说:「我要赶快去告诉大家这个消息。」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两人走得很快,妇女-马里亚说:「他好几次说他会受审、遭杀害,并且在第三天复活,当时听不懂。现在一切豁然开朗了,他仍然活着!几天前才让他的朋友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现在他也复活了!」

接近大卫家时,马里亚说:「去把拉比耶稣复活的消息,告诉你的父亲和哥哥,他们也需要知道。」

「谢谢你!」

大卫打开家门,快步跑进,「爸爸、尼克。」

「跑去哪里了?」尼哥底母问。

「我本来打算去坟墓,结果在路上遇到了马里亚,她告诉我耶稣离开坟墓了,不但叫出她的名字,还跟她说话。马里亚也看到他脸和手脚上的疤痕。耶稣要她去告诉他的弟兄他复活了!我回来告诉你们。」大卫回答。

「你相信马里亚说的话吗?」父亲问道。

「是的,我相信。」大卫回答。

「所以《以赛亚书》才会这么说:『因自己的劳苦,他必看见光,就心满意足。』我以前不明白这段话的意思,现在我懂了。弥赛亚耶稣复活了!」尼哥底母若有所思地说。

大卫转身对尼克说:「你现在可以求弥赛亚耶稣,医治你脸上的疤了。」

尼克摸摸脸颊,回答道:「不需要,以前我一直试着追求永远无法达到的完美。这疤痕是我和十架上的耶稣,链接的记号,我是属于他的。因为他,我得到真正的公义,我不再介意别人叫我刀疤脸。」


问题讨论与分享
刀疤脸
这个故事是个根据《约翰福音》十八章十九节至二十章十八节一段真实故事改编,故事中弥赛亚耶稣被杀是真实的情节。



Q. 故事中有哪些词,是你听不懂的?

A. 让小朋友说出还记得哪些陌生字词?解释给小朋友听。

Q. 议会是什么?

A. 议会是七十位犹太领袖所组成的团体。其中有祭司、有德高望重的人,还有一些律法教师。

Q. 「拉比」是什么意思?

A. 「拉比」的意思,是老师或是夫子。

Q. 当大祭司问拉比耶稣:「祢是那当称颂者的儿子基督不是」时,耶稣的答案为什么引起所有人的愤怒?

A. 这些领袖,特别是这些祭司,他们都知道犹太的先知预言了弥赛亚救主会降世,他会带领百姓脱离罪和奴隶的生活。他是至高神耶和华的儿子。对犹太人而言,神的名字非常特别,所以他们称呼神为「当称颂者」。

Q. 当你听到大卫从自己的经历中,描述弥赛亚耶稣受审的过程时,有什么样的想法与感受?

A. 接受孩子们所提出的想法与感受。这是一个凶残而不公平的事件,可能让许多人无法承受,特别是年纪较小的孩子们。但耶稣受审、被钉十字架、复活的这些事实,让这个故事有别于童话故事。而且这是神的救赎计划,要救所有相信,并且祈求复活的弥赛亚耶稣活在他们生命中的人。

Q. 你对大卫计划向那六个祭司复仇,有什么想法?

A. 可能孩子当中,有人会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想法,特别是男生。但事实上,这不是理想的作法。我们也注意到当大卫得知耶稣仍然活着时,就把原先的计划抛诸脑后。他并不需要亲眼看见弥赛亚耶稣,就相信马里亚所说的话。这就是信心。你也可以用《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和希伯来书十一章的内容,来提醒孩子们。

Q. 你有注意到尼克对弥赛亚耶稣的死与复活,有什么反应吗?

A. 尼克认为自己脸上十字的疤痕很珍贵,象征着他与弥赛亚耶稣之间的连结。它就像一个烙印,显示出他现在是属于耶稣的。


Q. 耶稣在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中,对尼克和大卫的父亲说:「凡是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你认为他要表达什么意思?

A. 凡是有人相信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可以为他还清罪债,让他过去的错误与过犯一笔勾销,他就能立刻得到永生。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