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神学一点灵

这段经文的应用面带有医治的应许吗?

原刊于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第二十七卷第一册(2004年)之58至59页 罗文谦 着 扶逸蕙 译

“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得前书2:24)

我的办公室墙上挂了一面漂亮的木制挂牌,挂牌宣告基督信仰的一个基要真理:“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耶稣替我们受死,使我们得着医治,但是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医治,会在何时发生,神又如何赐予?

针对这些问题,“语言信心行为”提出非常具体的解答,例如甘利夫‧葛普兰宣称 医治原就属于你。耶稣藉由走上十字架,买赎了这份医治,既然你有权得救并被圣灵充满,就同样有权得着医治。

根据马太福音8章17节,耶稣“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祂的身体承担了我们的软弱和疾病,好教你我无需受苦,我们得赎,不再受病痛的折磨。1

葛普兰继续解释彼前书2章24节: 罗马官兵施加在耶稣背上的鞭伤象征你的医治,因着这些鞭伤,你已经得医治--这是过去的事。两千年前,你就得医治了,但是今天你必须凭信心来领受。医治是你的产业的一部份,属于亚伯拉罕祝福的一环;可是,你若要活在你的产业里面,就必须相信你会得医治,并把它当作生活的事实般接受。2

1. 甘利夫‧葛普兰事工网站为www.kcm.org/studycenter/articles/salvation/ welcome_minibook.html,斜体字为他个人发言。
2. 出处同上,斜体字和标记重点为他个人看法。

这么应用彼得前书2章24节实在大胆,要是上述说法成立,我们基督徒应该不会生病。要是我们仍会生病,问题出在自己缺乏信心。此外,这个应用观点让人难以想象人怎么可能有信心得救并被圣灵充满,却得不着医治。它们都属于得救的环节,但是这个坚定的应用观点真是彼得前书2章24节的意思吗?这句经文岂真带有得医治的应用意涵?

推衍应用急不得

当代文化中,人人都期待速效。只要银行自动提款机处理作业超过十秒,我们就会不耐地皱眉。我们阅读和应用上帝话语时不耐烦的心态尤其明显,简直可说我们一边不耐地皱眉,一边拿起上帝的话语。因为性急,我们急欲了解如何应用神的话语,愈快愈好。可是我们不能这样看待上帝的话或任何人的话。话语的应用观点浮现之前,有一种清楚明晰且逻辑合理的释经法,会逐步推衍,引导出应用观点,却不急于推断任何应用经文论点。现在我们来一起了解这种释经法。

无论我们是否查觉,我们读经时都会先对整段经文的意涵有种认识。我们会感知文本的大意(一种假设),不管我们是否留意,我们对通篇文本的认识会左右自己对文本细节的诠释,原因是意涵铺陈顺序是由前到后,会由文本较大意涵单位推衍到较小的意涵单位。

彼得前书的大意是什么?彼得前书是使徒彼得写给位处五个罗马省份的教会的书信,这五个罗马省份位于现今的土耳其中部和西部(彼前1:1-2)。由于当地的基督徒受尽苦难,这封信劝诫他们,虽然他们时常需要从“百般试炼中得到属世解脱,仍应定睛仰望永恒的救赎”(1:3-12)。彼得前书整体要义的关键是以永恒眼光衡量地上的一切。事实上,这封信每个环节都铺陈推衍如何以永恒角度看待各样世俗要务。

随着我们深入诠释的第二个部分,我们现在要观察文本各个细节如何呈现文本全貌,做法是不断逐步参照各个细节与文本的关连。我们观察到彼得一开始就鼓励我们既得着永恒的救赎,在世为人就应作神顺命的儿女(1:13-21),接着勉励我们应在地上反映出自己永恒的位份:我们是彼此相爱的家人(1:22-25),也是被拣选的子民(2:1-10)。之后彼得开始进行一段较长的教导,这段教导称为“家规”,详述我们如何在生活中顺服神所按立的所有权柄,我们藉由顺服权柄,就可在外邦人面前无可指摘,因为我们属世的顺服见证了永恒的上帝(2:11-12)。2章11节到3章7节的家规指出,我们要“为主的缘故,顺服人的一切制度”,这段经文依亲疏程度渐次加增的次序逐步讨论:

要顺服治国权柄如君王和臣宰(2:13-17)
要顺服工作场所的权柄如主仆关系(2:18-25)
也要顺服家庭权柄如丈夫是妻子的权柄(3:1-7)
我们也发现彼得前书2章24节出现在彼得讨论仆人应如何顺服主人的论述,彼得认为耶稣的十架圣工与信徒顺服工作场合权柄有具体关连。

先诠释,再运用

我们操练了经文整体感认知并观察经文各环节如何铺陈大意,就可开始诠释整段经文,这是我们的第三步。严格来说,我们已进入诠释经文的阶段,这一步,我们会正式地诠释经文,聚焦于我们特定的经文段落。既然意涵阐述顺序是由前到后,我们想起码要看看包含第24节的经文段落。我们学习解经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知道段落是圣经中大多数文体的主要意涵单位。意思就是当我们诠释任何有争议的经文,必须首先了解包含那句经文的段落的意思。3我们不如依循这个说法,确立彼得前书2章18-25节的大意吧:

仆人应当顺服公义和不公义的主人,以实现上帝给我们的呼召。上帝透过基督指示了受苦的最高典范,无罪基督的受苦也使我们得以在祂的牧养下活出公义的生活。 3

请读作者在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书中第68、69页的论点。

这段经文的诠释有四个要点。首先,经文讲述上帝的子民在工作场所应有的顺服态度。第二,就算掌权柄的言行恶劣,上帝子民仍应顺服,我们仍要顺服蛮不讲理或不公不义的掌权者。第三,对基督徒来说,耶稣是为不义受苦的最好榜样,因为祂本无罪(21-23节)。第四,因着祂的受苦,祂不但给我们作出榜样(21节),也让我们能够如此顺服(24-25节)。请注意我们是在审慎观察经文所处段落(段落论述)的架构和立论后,才做出这样的诠释(段落意涵)。现在我们就可以进入尾声,来看看彼得如何阐述这段经文的意涵与信徒的关系(应用)。

回报:对于应用的合宜期待

随着我们推断出这番诠释,应当也充分了解经文作者针对这段经文想要提出的应用观点。换句话说,基于精准诠释经文的意义,我们也该对意义衍生的应用面有非常合宜的期待。彼得前书2章18至25节中,显而易见的应用要点就是因着耶稣基督的榜样和祂作为弥赛亚代我们成就的工,我们便能够顺服工作场合中公义和不义的权柄。尤其在24节,耶稣代替我们受苦并受死,为我们的罪付了赎价,为叫(希腊文hina)我们悖逆的态度现在就可得到医治(“在罪上死”),得以顺服权柄,甚至是不公不义的权柄 (“在义上活”)。

弥赛亚耶稣不但亲身经历这种顺服,也使我们得以因着祂的受苦而行出这种顺服。借着祂代为受苦,我们得着医治,不再受罪辖制(罪要我们悖逆并主张权利)。换句话说,在顺服工作场合权柄的论点上,彼得引用耶稣代替我们受苦并受死的教导,赐下得着这方面医治的盼望。尽管最后我们将得着从弥赛亚代替我们成就的工而来的全然医治(马太福音8章14-17节所描绘),这段新约经文给信徒的当下应用似乎着重唾手可得的属灵医治。有趣的是,这一点也是这个教导的旧约来源强调的重点:以赛亚书53章4-6节、10-12节。以赛亚书和彼得前书的段落并不排除身体的医治,但也不要求身体得医治,而较着重医治我们灵命的罪疚感。换言之,彼得从耶稣代为受死一事推断的应用是当下的属灵医治。未来会成就更多的医治,但是目前的应用则主要在于医治我们的灵魂脱离罪的辖制。

因此,若要在彼得前书2章24节看到身体医治的应许,我们是从错误的应用点开始,并做反向推论。推论时,我们必须漠视主题(顺服工作场合的权柄)并转题焦点(从灵性医治转向身体医治)。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不顾这个段落的意涵才能提出这种应用观点!看来葛普兰先生与“语言信心运动”就是这样诠释经文。他们认为,根据这段经文,信徒现在就有权得到身体的医治,这番论调既非正确解经,也非正确应用经文。这种诠释经文的方法带出来的是我们所要的,而非上帝的教导,所推断出的是一个与经文实际意涵脱节的应用观点。若是应用正确的方法来解经,我们必定会严正地质疑这句经文是否带有医治的应许。

罗文谦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于百奥拉大学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学院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圣经新约,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谦与结褵卅五年的妻子洁宜定居于南加州。

这段经文的应用面带有医治的应许吗?

张贴者 : Jane Hsu
张贴时间 : 2010-01-22

“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是身体得医治的应许吗?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这段经文的应用面带有医治的应许吗?

原刊于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第二十七卷第一册(2004年)之58至59页 罗文谦 着 扶逸蕙 译

“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得前书2:24)

我的办公室墙上挂了一面漂亮的木制挂牌,挂牌宣告基督信仰的一个基要真理:“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耶稣替我们受死,使我们得着医治,但是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医治,会在何时发生,神又如何赐予?

针对这些问题,“语言信心行为”提出非常具体的解答,例如甘利夫‧葛普兰宣称 医治原就属于你。耶稣藉由走上十字架,买赎了这份医治,既然你有权得救并被圣灵充满,就同样有权得着医治。

根据马太福音8章17节,耶稣“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祂的身体承担了我们的软弱和疾病,好教你我无需受苦,我们得赎,不再受病痛的折磨。1

葛普兰继续解释彼前书2章24节: 罗马官兵施加在耶稣背上的鞭伤象征你的医治,因着这些鞭伤,你已经得医治--这是过去的事。两千年前,你就得医治了,但是今天你必须凭信心来领受。医治是你的产业的一部份,属于亚伯拉罕祝福的一环;可是,你若要活在你的产业里面,就必须相信你会得医治,并把它当作生活的事实般接受。2

1. 甘利夫‧葛普兰事工网站为www.kcm.org/studycenter/articles/salvation/ welcome_minibook.html,斜体字为他个人发言。
2. 出处同上,斜体字和标记重点为他个人看法。

这么应用彼得前书2章24节实在大胆,要是上述说法成立,我们基督徒应该不会生病。要是我们仍会生病,问题出在自己缺乏信心。此外,这个应用观点让人难以想象人怎么可能有信心得救并被圣灵充满,却得不着医治。它们都属于得救的环节,但是这个坚定的应用观点真是彼得前书2章24节的意思吗?这句经文岂真带有得医治的应用意涵?

推衍应用急不得

当代文化中,人人都期待速效。只要银行自动提款机处理作业超过十秒,我们就会不耐地皱眉。我们阅读和应用上帝话语时不耐烦的心态尤其明显,简直可说我们一边不耐地皱眉,一边拿起上帝的话语。因为性急,我们急欲了解如何应用神的话语,愈快愈好。可是我们不能这样看待上帝的话或任何人的话。话语的应用观点浮现之前,有一种清楚明晰且逻辑合理的释经法,会逐步推衍,引导出应用观点,却不急于推断任何应用经文论点。现在我们来一起了解这种释经法。

无论我们是否查觉,我们读经时都会先对整段经文的意涵有种认识。我们会感知文本的大意(一种假设),不管我们是否留意,我们对通篇文本的认识会左右自己对文本细节的诠释,原因是意涵铺陈顺序是由前到后,会由文本较大意涵单位推衍到较小的意涵单位。

彼得前书的大意是什么?彼得前书是使徒彼得写给位处五个罗马省份的教会的书信,这五个罗马省份位于现今的土耳其中部和西部(彼前1:1-2)。由于当地的基督徒受尽苦难,这封信劝诫他们,虽然他们时常需要从“百般试炼中得到属世解脱,仍应定睛仰望永恒的救赎”(1:3-12)。彼得前书整体要义的关键是以永恒眼光衡量地上的一切。事实上,这封信每个环节都铺陈推衍如何以永恒角度看待各样世俗要务。

随着我们深入诠释的第二个部分,我们现在要观察文本各个细节如何呈现文本全貌,做法是不断逐步参照各个细节与文本的关连。我们观察到彼得一开始就鼓励我们既得着永恒的救赎,在世为人就应作神顺命的儿女(1:13-21),接着勉励我们应在地上反映出自己永恒的位份:我们是彼此相爱的家人(1:22-25),也是被拣选的子民(2:1-10)。之后彼得开始进行一段较长的教导,这段教导称为“家规”,详述我们如何在生活中顺服神所按立的所有权柄,我们藉由顺服权柄,就可在外邦人面前无可指摘,因为我们属世的顺服见证了永恒的上帝(2:11-12)。2章11节到3章7节的家规指出,我们要“为主的缘故,顺服人的一切制度”,这段经文依亲疏程度渐次加增的次序逐步讨论:

要顺服治国权柄如君王和臣宰(2:13-17)
要顺服工作场所的权柄如主仆关系(2:18-25)
也要顺服家庭权柄如丈夫是妻子的权柄(3:1-7)
我们也发现彼得前书2章24节出现在彼得讨论仆人应如何顺服主人的论述,彼得认为耶稣的十架圣工与信徒顺服工作场合权柄有具体关连。

先诠释,再运用

我们操练了经文整体感认知并观察经文各环节如何铺陈大意,就可开始诠释整段经文,这是我们的第三步。严格来说,我们已进入诠释经文的阶段,这一步,我们会正式地诠释经文,聚焦于我们特定的经文段落。既然意涵阐述顺序是由前到后,我们想起码要看看包含第24节的经文段落。我们学习解经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知道段落是圣经中大多数文体的主要意涵单位。意思就是当我们诠释任何有争议的经文,必须首先了解包含那句经文的段落的意思。3我们不如依循这个说法,确立彼得前书2章18-25节的大意吧:

仆人应当顺服公义和不公义的主人,以实现上帝给我们的呼召。上帝透过基督指示了受苦的最高典范,无罪基督的受苦也使我们得以在祂的牧养下活出公义的生活。 3

请读作者在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书中第68、69页的论点。

这段经文的诠释有四个要点。首先,经文讲述上帝的子民在工作场所应有的顺服态度。第二,就算掌权柄的言行恶劣,上帝子民仍应顺服,我们仍要顺服蛮不讲理或不公不义的掌权者。第三,对基督徒来说,耶稣是为不义受苦的最好榜样,因为祂本无罪(21-23节)。第四,因着祂的受苦,祂不但给我们作出榜样(21节),也让我们能够如此顺服(24-25节)。请注意我们是在审慎观察经文所处段落(段落论述)的架构和立论后,才做出这样的诠释(段落意涵)。现在我们就可以进入尾声,来看看彼得如何阐述这段经文的意涵与信徒的关系(应用)。

回报:对于应用的合宜期待

随着我们推断出这番诠释,应当也充分了解经文作者针对这段经文想要提出的应用观点。换句话说,基于精准诠释经文的意义,我们也该对意义衍生的应用面有非常合宜的期待。彼得前书2章18至25节中,显而易见的应用要点就是因着耶稣基督的榜样和祂作为弥赛亚代我们成就的工,我们便能够顺服工作场合中公义和不义的权柄。尤其在24节,耶稣代替我们受苦并受死,为我们的罪付了赎价,为叫(希腊文hina)我们悖逆的态度现在就可得到医治(“在罪上死”),得以顺服权柄,甚至是不公不义的权柄 (“在义上活”)。

弥赛亚耶稣不但亲身经历这种顺服,也使我们得以因着祂的受苦而行出这种顺服。借着祂代为受苦,我们得着医治,不再受罪辖制(罪要我们悖逆并主张权利)。换句话说,在顺服工作场合权柄的论点上,彼得引用耶稣代替我们受苦并受死的教导,赐下得着这方面医治的盼望。尽管最后我们将得着从弥赛亚代替我们成就的工而来的全然医治(马太福音8章14-17节所描绘),这段新约经文给信徒的当下应用似乎着重唾手可得的属灵医治。有趣的是,这一点也是这个教导的旧约来源强调的重点:以赛亚书53章4-6节、10-12节。以赛亚书和彼得前书的段落并不排除身体的医治,但也不要求身体得医治,而较着重医治我们灵命的罪疚感。换言之,彼得从耶稣代为受死一事推断的应用是当下的属灵医治。未来会成就更多的医治,但是目前的应用则主要在于医治我们的灵魂脱离罪的辖制。

因此,若要在彼得前书2章24节看到身体医治的应许,我们是从错误的应用点开始,并做反向推论。推论时,我们必须漠视主题(顺服工作场合的权柄)并转题焦点(从灵性医治转向身体医治)。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不顾这个段落的意涵才能提出这种应用观点!看来葛普兰先生与“语言信心运动”就是这样诠释经文。他们认为,根据这段经文,信徒现在就有权得到身体的医治,这番论调既非正确解经,也非正确应用经文。这种诠释经文的方法带出来的是我们所要的,而非上帝的教导,所推断出的是一个与经文实际意涵脱节的应用观点。若是应用正确的方法来解经,我们必定会严正地质疑这句经文是否带有医治的应许。

罗文谦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于百奥拉大学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学院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圣经新约,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谦与结褵卅五年的妻子洁宜定居于南加州。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