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神学一点灵

经文应用的严肃课题 罗文谦 博士 着 扶逸蕙 译

那天,我出神地盯着小儿埃布尔尚未落棺的墓地,内心椎心刺骨的痛难以言喻,每个父母的噩梦竟成了我的现实人生戏码,要不是眼泪早已流干,我可能会泪流不止,不能自己。当我看着四个男士吃力地在装载埃布尔的迷你白色棺材的坑洞中放下钢制盖子,才猛然觉悟我再也看不到他充满笑意的小脸,手指再也不能抚摸他那头美丽金发,我俩永远不能相依相偎或抚触彼此,父子俩相伴的时光已经结束。我站在那里,看着好似深不可测的墓地,意识到自己已掉入最灰心丧志、怀疑不信的光景,巴不得下半辈子不断咒骂上帝,一不小心,就会踉跄跌入漆黑无底的地狱幽谷。

椎心刺骨的丧子之痛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大大地重塑我对上帝话语的看法。之前,虽然上帝的话语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我却以为它的主要宗旨就是给我指引和稳固的教义指南,虽然我明白神的话讲的是写实的人生际遇(如受苦和死亡),却感觉它很平坦、深度仅止于二度空间,像一张蓝图或地图。当时对我来说,神的话只不过是一套神所默示的资料。活了大半辈子,我从来没遇过什么重大失落或打击,甚至以为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第十三到十八节(那段经文讲的主题为亲人离世)主要讲述基督再临的时机,没错,当时帖撒罗尼迦的几个基督徒离世了,但那只是刚好在保罗教导末世道理的时候罢了。  

在那之前好几年,我投入不少时间研读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第十三到十八节,想要了解这段经文。我想要明白使徒保罗所述死亡和基督为了教会再临两者关连的教导,我费力了解基督在教会被提时使死人复活的这些论据,当我明白这些论据,我甚至加以默想,换句话说,我对上帝话语的这一章节扎下了知识的基础,当时我也知道对这段经文的正确应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第十八节) 。

在这个急速走向情绪主义(受个人情绪左右)的文化,上述段落非常不合时代潮流。我怎么胆敢在谈论死亡时使用「研读」、「了解」、「明白」、「论据」和「知识」等字?

我刻意用这些强烈、认知性的字眼,是因为上帝话语的一个目的就是给我们知识;上帝教导我们认识这些圣经描述的事物,虽然这不是上帝话语的最终目的,却无疑是关键起点。圣经有一个非常真实的认知层面;认识某些道理绝对是活出有意义的人生的必要条件。讲得更白一点,我们必须先明白圣经经文的意涵,才能把意涵应用到生活中。

我思索爱子的小小身躯被钢制盖子和好几英尺厚的泥土覆盖的事实,不禁纳闷上帝怎么可能突破这重重障碍物,使他的身体复活。就在那寻思不解又令人恐惧的一刻,上帝满有恩典地让我想到自己读过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十三到十八节,双眼的泪水再度涌出,但我带着全新的眼光,开始默想保罗向悲痛莫名的帖撒罗尼迦人传讲的哀悼神学。

13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14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神也必将他与耶稣一同带来。15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16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17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18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

虽然这些经文蕴含有关末世的深厚真理,却忽然看似更像为了遭遇失亲之痛的亲朋好友所 写,是写实到令人不快、痛苦又五味杂陈的际遇中的神学思想。这个神学不是写来讲述有 关末世某个抽象又不带感情的议题,而是对所有痛失亲朋好友甚至孩子而泪流不止的基督 徒讲话。当时,它是向我说话。上帝向我说话,救拔我脱离绝望和不信的深渊。上帝向我说话,给我安慰,和一种可以克服难以言喻惨剧的盼望,上帝在我痛彻心扉时向我说话,好教我深深地哀悼一番,但「不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因为有爱子墓旁的这番领悟,我学会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来应用上帝的话。我可能开始运用上帝喜悦的方式来应用经文,用我的头脑和心灵,不但运用智识,也投入情感。在那一刻,我发现自己实在需要将上帝的道运用在生活中。

虽然在那个墓旁默想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十三到十八节已是将近二十二年前的事,至今我仍不断发现那次经历蕴含的意义。那个经历对帮助我链接圣经的知识层面和它的转变生命层面极为重要,我过去向来偏重数据和知识那端,必须以圣经相对应的转变生命的宗旨加以平衡,两方向来不可偏废。虽然我那一代的人偏重圣经的知识层面,年轻后辈却渴慕圣经转变生命的层面,可能我这一代太看重知识,致使后辈过于着重体验吧。这两种情况都不完全。我们必须明白圣经蕴含的知识,才能体会圣经转变生命的大能。要是我没有先明白基督在教会被提时会使我们的亲人得以团聚,之后这些真理不可能安慰到我,说得更直接一点,要是我没有先充份掌握这些资料,就绝对无法在人生最晦暗无光的时候,适时地运用上帝的话。这个人生经验是运用上帝话语的严肃课题,但也是改变生命的课题。

罗文谦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于百奥拉大学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圣经新约,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谦与结褵卅五年的妻子洁宜定居于南加州。

经文应用的严肃课题

张贴者 : Jane Hsu
张贴时间 : 2010-01-22

那天,我出神地盯着小儿埃布尔尚未落棺的墓地,内心椎心刺骨的痛难以言喻,每个父母的噩梦竟成了我的现实人生戏码。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经文应用的严肃课题 罗文谦 博士 着 扶逸蕙 译

那天,我出神地盯着小儿埃布尔尚未落棺的墓地,内心椎心刺骨的痛难以言喻,每个父母的噩梦竟成了我的现实人生戏码,要不是眼泪早已流干,我可能会泪流不止,不能自己。当我看着四个男士吃力地在装载埃布尔的迷你白色棺材的坑洞中放下钢制盖子,才猛然觉悟我再也看不到他充满笑意的小脸,手指再也不能抚摸他那头美丽金发,我俩永远不能相依相偎或抚触彼此,父子俩相伴的时光已经结束。我站在那里,看着好似深不可测的墓地,意识到自己已掉入最灰心丧志、怀疑不信的光景,巴不得下半辈子不断咒骂上帝,一不小心,就会踉跄跌入漆黑无底的地狱幽谷。

椎心刺骨的丧子之痛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大大地重塑我对上帝话语的看法。之前,虽然上帝的话语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我却以为它的主要宗旨就是给我指引和稳固的教义指南,虽然我明白神的话讲的是写实的人生际遇(如受苦和死亡),却感觉它很平坦、深度仅止于二度空间,像一张蓝图或地图。当时对我来说,神的话只不过是一套神所默示的资料。活了大半辈子,我从来没遇过什么重大失落或打击,甚至以为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第十三到十八节(那段经文讲的主题为亲人离世)主要讲述基督再临的时机,没错,当时帖撒罗尼迦的几个基督徒离世了,但那只是刚好在保罗教导末世道理的时候罢了。  

在那之前好几年,我投入不少时间研读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第十三到十八节,想要了解这段经文。我想要明白使徒保罗所述死亡和基督为了教会再临两者关连的教导,我费力了解基督在教会被提时使死人复活的这些论据,当我明白这些论据,我甚至加以默想,换句话说,我对上帝话语的这一章节扎下了知识的基础,当时我也知道对这段经文的正确应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第十八节) 。

在这个急速走向情绪主义(受个人情绪左右)的文化,上述段落非常不合时代潮流。我怎么胆敢在谈论死亡时使用「研读」、「了解」、「明白」、「论据」和「知识」等字?

我刻意用这些强烈、认知性的字眼,是因为上帝话语的一个目的就是给我们知识;上帝教导我们认识这些圣经描述的事物,虽然这不是上帝话语的最终目的,却无疑是关键起点。圣经有一个非常真实的认知层面;认识某些道理绝对是活出有意义的人生的必要条件。讲得更白一点,我们必须先明白圣经经文的意涵,才能把意涵应用到生活中。

我思索爱子的小小身躯被钢制盖子和好几英尺厚的泥土覆盖的事实,不禁纳闷上帝怎么可能突破这重重障碍物,使他的身体复活。就在那寻思不解又令人恐惧的一刻,上帝满有恩典地让我想到自己读过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十三到十八节,双眼的泪水再度涌出,但我带着全新的眼光,开始默想保罗向悲痛莫名的帖撒罗尼迦人传讲的哀悼神学。

13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14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神也必将他与耶稣一同带来。15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16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17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18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

虽然这些经文蕴含有关末世的深厚真理,却忽然看似更像为了遭遇失亲之痛的亲朋好友所 写,是写实到令人不快、痛苦又五味杂陈的际遇中的神学思想。这个神学不是写来讲述有 关末世某个抽象又不带感情的议题,而是对所有痛失亲朋好友甚至孩子而泪流不止的基督 徒讲话。当时,它是向我说话。上帝向我说话,救拔我脱离绝望和不信的深渊。上帝向我说话,给我安慰,和一种可以克服难以言喻惨剧的盼望,上帝在我痛彻心扉时向我说话,好教我深深地哀悼一番,但「不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因为有爱子墓旁的这番领悟,我学会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来应用上帝的话。我可能开始运用上帝喜悦的方式来应用经文,用我的头脑和心灵,不但运用智识,也投入情感。在那一刻,我发现自己实在需要将上帝的道运用在生活中。

虽然在那个墓旁默想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十三到十八节已是将近二十二年前的事,至今我仍不断发现那次经历蕴含的意义。那个经历对帮助我链接圣经的知识层面和它的转变生命层面极为重要,我过去向来偏重数据和知识那端,必须以圣经相对应的转变生命的宗旨加以平衡,两方向来不可偏废。虽然我那一代的人偏重圣经的知识层面,年轻后辈却渴慕圣经转变生命的层面,可能我这一代太看重知识,致使后辈过于着重体验吧。这两种情况都不完全。我们必须明白圣经蕴含的知识,才能体会圣经转变生命的大能。要是我没有先明白基督在教会被提时会使我们的亲人得以团聚,之后这些真理不可能安慰到我,说得更直接一点,要是我没有先充份掌握这些资料,就绝对无法在人生最晦暗无光的时候,适时地运用上帝的话。这个人生经验是运用上帝话语的严肃课题,但也是改变生命的课题。

罗文谦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于百奥拉大学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圣经新约,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谦与结褵卅五年的妻子洁宜定居于南加州。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