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为处理区块圆角与页面移动至最上层,皆不影响网站之阅读。
:::
   
[忘记密码?]
还没申请账号吗?立即注册!
:::

上帝与我 - 神学一点灵

火线阅读 危机重重

罗文谦博士 着   扶逸蕙 译

这位年轻女子走到房间前方时,我看出她的确对我相当不满,目露凶光,下巴挺直,实在令我吃惊,因为那个场合不带一丝火药味:我向一个福音派大教会的一群单身肢体演讲「如何阐释圣经」,我预计与他们会面两次,但一开始竟已得罪人了!我只得勇于面对后续发展。

二十四岁的「莉萍」(非真名)不满我强调阅读作者文本时,应试图发掘他们的意图。她是福音派的基督徒,在公立学校教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在她的循循善诱下,她的二十个学生都学会欣赏文学之美,这一点她颇引以为豪。学生会围绕在她身旁,听她说故事,然后她会一个个问他们:「你觉得这个故事告诉了你什么?」她鼓励他们思考个人的独到见解,她非常积极地这么鼓励学生,到最后,针对一个故事,这个二十人的班级会想出二十种观点。莉萍认为我是跟这种「对文学的热爱」唱反调,我有点火上加油,对她说:「莉萍,你实在是尽力让这群七岁的孩子永远摆脱不了一种关于意涵的极相对观点!」这时她全神贯注地听我往下讲。

事实上,关于文本的意涵定位,莉萍的经历和我个人的肤浅经历实为一个更庞大和错纵复杂历史的一环,这段历史已超过百年。情况起源于二十世纪初,一些美国文学评论家将关注焦点从作者转为文本,后来人称这种文学观点为「新批评」,这种文学观点将作者视为敝屣,专注于「深入阅读」或「详尽解释」文本,文本一旦创作完成,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独立的作品,就像得以自由地独立发展的新生儿。若要发掘独立文本的意涵,则要透过研究通篇自然流露的意涵着手,「新批评」大约于一九三0到一九六0年于美国蓬勃发展。文本既然受到镁光灯青睐,作者就被打入冷宫了。

不过,若要了解莉萍和我之间的讨论内容,我们必须明白一九六0年至今的历史脉络,原因在于这个将焦点从作者转移的运动并没有停在文本,这个运动持续发展,延烧到我们读者这里。过去四十年来,有人重新定义阅读和诠释,角度已从透过阅读作者的文本来探索作者意图转变为藉由读者的预设观点不断重新创造文本。一九六0年代起,文坛重点丕变,令人诧舌地假设读者不只打造意涵,更在某方面透过勾勒出预设观点创作文本!这样看来,我们没人会读到同样的文本!

意涵的正统观点是「文本是一窥作者意图的窗户」,举例而言,我们会从圣经文本这个窗户窥视,来解释属天和属血气作者意欲表达的意思,相对而言,后现代的观点则为文本是读者藉以创造意涵的镜子,莉萍在她的小二学生面前拿起一面镜子,鼓励他们看着自己的样子来生成属于自己的观点,讽刺的是,这么做不是教导学生「热爱文学」,是养成学生自以为是地迷恋自己的想法!要是基督徒这样诠释圣经意涵,我们就会困在自己的镜子--我们那套先入为主的观念里了。我们不会听到神的声音,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困在自己的思维里。

这种意涵的观点的第一个问题是任何正向的呈现都是自我推翻的,持相对观点的作者为了表达「读者会创造意涵」,就必须借助现实世界和意涵实际的运作方法,才能表达自己的相对式观点,换句话说,他们期待我们精确地诠释他们这些作者的意图,那就是读者摸不著作者的意图!或者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倘若你是学生,要求你那个如此解释意涵观点的教授重读她给你「丁」的那篇报告,直到她创造出一个能让报告拿「甲」的意涵吧,我们干脆说她苛薄地评判你的成绩,是因为她这个读者构思出的意涵很差劲,她这样做不公平嘛!无人能活在读者构思意涵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存在。

目前西方世界这种意涵的相对式观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地处西方的不争事实,住在地球西方的这百分之卅人口已经尝到过去五百年来不断朝个人主义发展的苦果,我们战后婴儿潮世代精神错乱般地过着一种极端自恋的「自我沉溺」生活,这种心态摧毁了我们的婚姻、家庭、教会、国家凝聚力和有意义的社群感。 幸好我们的下一代已察觉到这种极端观点的虚无,正发出疾呼,「我们再也无法忍受了!」我们不愿再否定我们的群体特质,有意与他人建立有意义的关系,我们想要有稳定的社群和持久的情谊。

这么做是好的,那我们也不要再否定语言的普世特质吧!认清字词、构想和种类是大众共有的,是我们用来彼此沟通的共享事物,虽然个人会遇见不同的语言元素,它们的本质却是群体化的,造就了个别沟通。尽管我们以个人先入为主的看法把这个诠释的过程变得复杂,这些看法并非无法克服,我们只要认清我们的既有观念可能导致的阴霾,努力用有效的诠释法来跨越个人偏见可能带来的层层云雾。

西方教会深受误解意涵情况影响,解释圣经时,我们只需问这个主要问题:「你想这句经文的意思是什么?」一个世纪以来,不当的解经理论代代相传,已导致广大信徒对圣经做出相对性的解释,环绕着意涵的属灵争战已使我们伤痕累累。

我们的反智主义其实已使伤亡情形加剧,另一个罪魁祸首是我们对阅读背景抱持太过天真的想法,我们的背景是一个战势激昂的属灵战场,虽然起初伤亡情形较为隐微,最终会浮上台面。在我们四周,属灵争战打得沸沸扬扬,成功打击了教会史上查经材料这极宝贵资产,这场属灵争战不是透过妨碍查经材料出版,倒藉由一种意涵的相对观点来削减它们的力道!要是我能打出的最后王牌是我对腓利比书一章十六节的解读,又何必去找一本圣经辞典,来认识保罗的观点?这种意涵的论点实在邪恶又高明至极!不但成功地阻拦我们明白神的想法,更囚禁我们陷入自身的判断,可说是撒旦远古问的问题:「神岂是真说...」裹了现代的糖衣。

或许这种想象不算夸张,当你拿起圣经开始阅读,你马上被带往属灵争战战场,说不定你闻到的怪味不是意大利薄饼烧焦了,是带着火焰的箭飞来了;你可能得想办法避难!说不定为了正义一方而战也是好事!以上只是在属灵战场上读经的几个危险。

罗文谦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于百奥拉大学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学院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圣经新约,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谦与结褵卅五年的妻子洁宜定居于南加州。

火线阅读 危机重重

张贴者 : Jane Hsu
张贴时间 : 2010-01-22

这位年轻女子走到房间前方时,我看出她的确对我相当不满,目露凶光,下巴挺直,实在令我吃惊。

字体调整:

  1. 一般
  2. 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图示
  2. Plurk图示
  3. Twitter图示

火线阅读 危机重重

罗文谦博士 着   扶逸蕙 译

这位年轻女子走到房间前方时,我看出她的确对我相当不满,目露凶光,下巴挺直,实在令我吃惊,因为那个场合不带一丝火药味:我向一个福音派大教会的一群单身肢体演讲「如何阐释圣经」,我预计与他们会面两次,但一开始竟已得罪人了!我只得勇于面对后续发展。

二十四岁的「莉萍」(非真名)不满我强调阅读作者文本时,应试图发掘他们的意图。她是福音派的基督徒,在公立学校教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在她的循循善诱下,她的二十个学生都学会欣赏文学之美,这一点她颇引以为豪。学生会围绕在她身旁,听她说故事,然后她会一个个问他们:「你觉得这个故事告诉了你什么?」她鼓励他们思考个人的独到见解,她非常积极地这么鼓励学生,到最后,针对一个故事,这个二十人的班级会想出二十种观点。莉萍认为我是跟这种「对文学的热爱」唱反调,我有点火上加油,对她说:「莉萍,你实在是尽力让这群七岁的孩子永远摆脱不了一种关于意涵的极相对观点!」这时她全神贯注地听我往下讲。

事实上,关于文本的意涵定位,莉萍的经历和我个人的肤浅经历实为一个更庞大和错纵复杂历史的一环,这段历史已超过百年。情况起源于二十世纪初,一些美国文学评论家将关注焦点从作者转为文本,后来人称这种文学观点为「新批评」,这种文学观点将作者视为敝屣,专注于「深入阅读」或「详尽解释」文本,文本一旦创作完成,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独立的作品,就像得以自由地独立发展的新生儿。若要发掘独立文本的意涵,则要透过研究通篇自然流露的意涵着手,「新批评」大约于一九三0到一九六0年于美国蓬勃发展。文本既然受到镁光灯青睐,作者就被打入冷宫了。

不过,若要了解莉萍和我之间的讨论内容,我们必须明白一九六0年至今的历史脉络,原因在于这个将焦点从作者转移的运动并没有停在文本,这个运动持续发展,延烧到我们读者这里。过去四十年来,有人重新定义阅读和诠释,角度已从透过阅读作者的文本来探索作者意图转变为藉由读者的预设观点不断重新创造文本。一九六0年代起,文坛重点丕变,令人诧舌地假设读者不只打造意涵,更在某方面透过勾勒出预设观点创作文本!这样看来,我们没人会读到同样的文本!

意涵的正统观点是「文本是一窥作者意图的窗户」,举例而言,我们会从圣经文本这个窗户窥视,来解释属天和属血气作者意欲表达的意思,相对而言,后现代的观点则为文本是读者藉以创造意涵的镜子,莉萍在她的小二学生面前拿起一面镜子,鼓励他们看着自己的样子来生成属于自己的观点,讽刺的是,这么做不是教导学生「热爱文学」,是养成学生自以为是地迷恋自己的想法!要是基督徒这样诠释圣经意涵,我们就会困在自己的镜子--我们那套先入为主的观念里了。我们不会听到神的声音,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困在自己的思维里。

这种意涵的观点的第一个问题是任何正向的呈现都是自我推翻的,持相对观点的作者为了表达「读者会创造意涵」,就必须借助现实世界和意涵实际的运作方法,才能表达自己的相对式观点,换句话说,他们期待我们精确地诠释他们这些作者的意图,那就是读者摸不著作者的意图!或者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倘若你是学生,要求你那个如此解释意涵观点的教授重读她给你「丁」的那篇报告,直到她创造出一个能让报告拿「甲」的意涵吧,我们干脆说她苛薄地评判你的成绩,是因为她这个读者构思出的意涵很差劲,她这样做不公平嘛!无人能活在读者构思意涵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存在。

目前西方世界这种意涵的相对式观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地处西方的不争事实,住在地球西方的这百分之卅人口已经尝到过去五百年来不断朝个人主义发展的苦果,我们战后婴儿潮世代精神错乱般地过着一种极端自恋的「自我沉溺」生活,这种心态摧毁了我们的婚姻、家庭、教会、国家凝聚力和有意义的社群感。 幸好我们的下一代已察觉到这种极端观点的虚无,正发出疾呼,「我们再也无法忍受了!」我们不愿再否定我们的群体特质,有意与他人建立有意义的关系,我们想要有稳定的社群和持久的情谊。

这么做是好的,那我们也不要再否定语言的普世特质吧!认清字词、构想和种类是大众共有的,是我们用来彼此沟通的共享事物,虽然个人会遇见不同的语言元素,它们的本质却是群体化的,造就了个别沟通。尽管我们以个人先入为主的看法把这个诠释的过程变得复杂,这些看法并非无法克服,我们只要认清我们的既有观念可能导致的阴霾,努力用有效的诠释法来跨越个人偏见可能带来的层层云雾。

西方教会深受误解意涵情况影响,解释圣经时,我们只需问这个主要问题:「你想这句经文的意思是什么?」一个世纪以来,不当的解经理论代代相传,已导致广大信徒对圣经做出相对性的解释,环绕着意涵的属灵争战已使我们伤痕累累。

我们的反智主义其实已使伤亡情形加剧,另一个罪魁祸首是我们对阅读背景抱持太过天真的想法,我们的背景是一个战势激昂的属灵战场,虽然起初伤亡情形较为隐微,最终会浮上台面。在我们四周,属灵争战打得沸沸扬扬,成功打击了教会史上查经材料这极宝贵资产,这场属灵争战不是透过妨碍查经材料出版,倒藉由一种意涵的相对观点来削减它们的力道!要是我能打出的最后王牌是我对腓利比书一章十六节的解读,又何必去找一本圣经辞典,来认识保罗的观点?这种意涵的论点实在邪恶又高明至极!不但成功地阻拦我们明白神的想法,更囚禁我们陷入自身的判断,可说是撒旦远古问的问题:「神岂是真说...」裹了现代的糖衣。

或许这种想象不算夸张,当你拿起圣经开始阅读,你马上被带往属灵争战战场,说不定你闻到的怪味不是意大利薄饼烧焦了,是带着火焰的箭飞来了;你可能得想办法避难!说不定为了正义一方而战也是好事!以上只是在属灵战场上读经的几个危险。

罗文谦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于百奥拉大学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学院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圣经新约,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谦与结褵卅五年的妻子洁宜定居于南加州。

这篇内容让您觉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